•    關于中國企聯 中國企聯首頁  
         
    返回首頁 | 當前位置:黨史知識
     
        毛澤東以書伴終生  
    毛澤東一生興趣廣泛,但最大的興趣則是讀書。
      毛澤東說:“飯可以一日不吃,覺可以一日不睡,書不可以一日不讀”。書對他來說就是生命,不可須臾相離。在不計其數的回憶文章中,最為感動人的情節,當屬毛澤東的讀書精神。毛澤東從少年起,就勤奮好學,酷愛讀書,而且他的讀書欲望,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愈來愈強烈。
     
      在毛澤東的讀書生涯中,震古爍今、撼人心扉、催人奮進之處,筆者歸納為如下五個方面:
      1、爭分奪秒,惜時如金;
      2、廣收博覽,嗜書如命;
      3、不厭其煩,求知如渴;
      4、專心致志,苦讀如癖;
      5、持之以恒,始終如一。
     
      一、爭分奪秒,惜時若金
      毛澤東常說:讀書治學沒有什么捷徑和不費力的竅門,就是一要珍惜時間,二要勤奮刻苦。在1964年3月接見外賓時還說,他是“在馬背上學的馬列主義”。他強調成大事者,必須具備的第一種習慣就是珍惜自己的時間,一分一秒都要過得有價值。
      毛澤東在湖南第一師范讀書時,就養成了珍惜時間的良好的讀書習慣。他每天一大早就到湖南省圖書館看書。圖書館還未開門,他就在門口守候。為了讀完一部著作,幾乎天天分秒必爭,甚至連中午飯也顧不上吃,在鄰街的小鋪上隨便買點吃的,就又進圖書館繼續讀書。
      在延安時期,毛澤東就提倡:“要在工作、生產的百忙之中,以‘擠’的方法獲得學習的時間,以‘鉆’的方法求得對問題的深入了解。”他曾經對舊日的同窗朋友蕭三說:“大家總推忙得很,學習不可能。……忙,就要擠,比之木匠在木板上釘釘子,就可以擠進去的。”毛澤東最不喜歡有些人在業余時間里把精力用在打麻將、打撲克、跳舞這些方面。他說:“我看不好。應當把工作以外的剩余精力主要放在學習上,養成學習的習慣。”在業余時間,毛澤東總是廢寢忘食地讀書。讀書忘記睡覺,讀書忘記吃飯,是常有的事。
      在毛澤東的存書中,有一本普列漢諾夫著的《論一元論歷史觀之發展》,他于1945年12月24日收到這本書后,第二天就讀了11頁,第三天讀到27頁;27日到29日,雖忙于為中央起草給東北局的指示,但仍讀了14頁……就這樣,一本300多頁的書,在不太長的時間內就讀完了。
      在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歲月,毛澤東身負黨和國家的重任,日理萬機,工作十分繁忙,但他仍利用飯前飯后、節假日、旅途中的間隙,甚至上廁所的片刻時間讀書。據身邊工作人員回憶,毛澤東每天睡眠的時間很少,他把工作之余的一切時間都用于了讀書。
      1951年4月中旬的一天,毛澤東邀請周世釗和蔣竹如到中南海做客,曾對他們說:“我很想請兩三年假學習自然科學,可惜,可能不容許我有這樣長的假期。”
      在毛澤東的臥室里,辦公室里,甚至游泳池的休息室里都放著書。在游泳下水之前活動身體的幾分鐘里,還要看上幾句名人的詩詞。游泳上來后,顧不上休息,就又捧起了書本。一部重刻宋代淳熙本《昭明文選》和其他一些書刊,就是利用這些時間,今天看一點,明天看一點,斷斷續續看完的。
      外出時,毛澤東首先考慮的是要帶些什么書。兩個大箱子總是裝著滿滿的書,走到哪兒,讀到哪兒。途中列車震蕩顛簸,他全然不顧,總是一手拿著放大鏡,一手按著書頁,閱讀不輟。
    到了外地,同在北京一樣,床上、辦公桌上、茶幾上、飯桌上都擺放著書,以便利用點滴時間看書。真是日理萬機不廢讀啊。
     
    二、廣收博覽,嗜書如命
      在二十世紀的中國乃至世界的領袖人物中,毛澤東讀書之多、之廣、之深、之活,無人能與其相比。
      毛澤東在1957年10月2日給秘書林克的信中說:“鉆到看書看報看刊物中去,廣收博覽,于你我都有益。”
      少年時期的毛澤東,求知欲便非常旺盛。他到處借書來讀,包括和尚的經書。韶山沖的書讀完了,就跑到湘鄉外婆家去借。在停學在家的兩年中,他白天下地干農活,晚上堅持讀書到深夜。半耕半讀的兩年中就讀了十幾本小說。
      毛澤東后來回憶他在湖南省立圖書館讀書的生活時說:“我正像牛闖進了菜園,初嘗菜味,就大口大口吃個不停。”“我讀了亞當·斯密的《原富》,達爾文的《物種起源》和約翰·斯·密爾的一部關于倫理學的書。我讀盧梭的著作,斯賓塞的《邏輯》和孟德斯鳩寫的一本關于法律的書。我在認真研讀俄、美英法等國歷史地理的同時,也閱讀詩歌、小說和古希臘的故事。”
      在革命戰爭那些歲月里,毛澤東千方百計找書讀,尤其是想方設法收集馬列著作。恩格斯的《反杜林論》,列寧的《社會民主黨在民主革命中的兩個策略》和《共產主義運動中的“左派”幼稚病》等,就是在1932年4月紅軍打漳州時收集到的。
      在長征路上,張聞天夫人劉英作為中共中央秘書隨中央領導人長征。據劉英講:那時“毛澤東身體較弱,有時躺在擔架上看書。紅軍到了毛兒蓋,沒有東西吃,肚子餓,但他讀馬列書仍不間斷,所讀的有《反杜林論》、《兩個策略》、《‘左派’幼稚病》、《國家與革命》等。有一次,他叫我:劉英,實在餓,炒點麥粒吃吧!他就一邊躺著看書,一邊從口袋里抓麥粒吃”。
      到了延安,毛澤東的書逐漸多起來了,并有專人替他管理。他的書起先放在離住處不遠的一排平房里,后因日機轟炸,搬到一個很深的窯洞里,保護起來。有一次,他的一些書被別人搞散失了,他非常生氣,這件事他一直沒有忘記。
      1947年從延安撤退的時候,別的東西丟下了很多,但是毛澤東的書,除一部分在當地埋藏起來以外,大部分,特別是他寫了批注的那一些,經過千辛萬苦,輾轉千里,以后搬到了北京。這些書是毛澤東藏書中最寶貴的一部分,是研究毛澤東思想的珍貴資料。
      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讀書的條件越來越好了。在中南海菊香書屋的個人藏書近10萬冊。單就史書而言,從《尚書》,《春秋》,《左傳》,到《二十四史》,《資治通鑒》,《綱鑒易知錄》,《歷朝紀事本末》,《讀史方輿紀要》,《清史稿》。從明清近代史學家李贄,趙翼,魏源,康有為,章太炎等人的史著,史論,考訂到現代史學家郭沫若,范文瀾,翦伯贊,呂振羽等人的歷史著作和各種通史,斷代史,史論都有所收藏。既有正史,野史,又有歷史演義,還有一些省志,縣志以及《歷史研究》等刊物。毛澤東寓所里沒有任何豪華的擺設,唯獨藏書,即使學富五車的專家學者也難能與他相比。美國原國務卿基辛格博士回憶當年陪同尼克松總統會見毛澤東主席的情景時這樣寫到:“這房間看上去更像是一位學者的隱居處,而不像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的全能領袖的會客室。”
      毛澤東還經常到北京圖書館、北師大圖書館、首都圖書館等處借書,用以學習和研究。據權威人士不完全統計,進城以后至1966年9月,他先后從北京圖書館等單位借用各種圖書達2000余種,5000余冊。在他的遺物中,至今還完好地保存著毛澤東在北京圖書館的借書證。
      外出視察時,除了所帶的書外,在外地還要借書讀。杭州、上海、廣州、武漢、成都、廬山等地圖書館,都留下了毛澤東借書的記載。
      《二十四史》約有4000萬字,毛澤東硬是通讀完了,有些部分還不止讀過一遍,而且還作了許多圈點、勾畫和批注。他說,研究中國歷史,“必須扎扎實實地把《二十四史》學好”,“不僅《二十四史》,稗官野史也要讀”。
      毛澤東對魯迅的著作也很有興趣。1938年8月,中國第一次出版了20卷本的《魯迅全集》。毛澤東對這套書十分珍愛。他行軍、轉移到哪里,就把它帶到哪里。1949年出國訪問時,也隨身帶著幾本,一有空就讀。從1956年到1958年,人民文學出版社陸續出版了新版的《魯迅全集》。毛澤東對這套新的全集也十分珍愛,把它放在床上,經常利用夜晚時間和其他零散時間閱讀。1961年,毛澤東在江西的一段時間,也把《魯迅全集》帶在身邊。1975年8月,他重病在身,還用顫抖的手在全集線裝本第5卷第5分冊的封面上寫下了“吃爛蘋果”幾個字,他要身邊的工作人員給他讀此分冊中的《關于翻譯(下)》一文,當讀到魯迅用“剜爛蘋果”的比喻,主張正確批評,反對“首飾要‘足赤’,人物要‘完人”時,毛澤東非常高興地連聲說:寫得好!寫得好!
      毛澤東還讀過哥白尼、布魯諾、坂田昌一、李四光、竺可楨、楊振寧等科學家的重要著作和許多自然科學刊物。達爾文的《物種起源》、赫胥黎的《天演論》等名著,他反復讀過多遍。
     
      在50年代后期,毛澤東還鉆研過農業、土壤、機械、物理、化學、水文、氣候等方面的書籍。1958年9月,張治中與毛澤東一起外出視察工作。有一天,在行進的列車上,毛澤東正在聚精會神地看一本冶金工業方面的書。張治中詫異地問,“你也要鉆研科技的書?”毛澤東說:“是呀,人的知識面要寬一些。”
    學英語,也是毛澤東讀書生活的一部分。為了能直接讀懂馬列的外文書籍,在延安時期,他就自學過英語。解放后有了較好的學習條件和環境,他學習英語的興趣更濃了。他學習英語不怕困難,每次外出總帶著字典學習英語政治書籍。無論在火車上、飛機上,他都堅持學習。有一次,毛澤東乘飛機到外地去,他在客艙中朗讀英語單詞,一個詞連續讀十幾遍。服務員見他這樣認真,便走到他身邊問道,“您這么大年紀了,還要學習外國語言?”他回答說:“這是斗爭需要啊!”
     
    三、不厭其煩,求知如渴
      毛澤東的早年同學周世釗,在談到毛澤東青年時代讀書情況時,說毛澤東有“四多”的習慣,就是讀得多,想得多,寫得多,問得多。這個“四多”正是反映了毛澤東酷愛讀書、追根究底、求知如渴的精神。
      從青年時代起,毛澤東便養成了“不動筆不看書”的習慣。在湖南第一師范上學時,曾閱讀批注了德國泡爾生著的《倫理學原理》。在10萬余字的原著上,他用工整小楷在書的上下空白處以及字行之間寫上的眉批和提綱,密密麻麻多達12000多字,最小的字要用放大鏡才能看得清楚。而且,幾乎將全書逐字逐句都用紅筆和黑筆加上圈點、單杠、雙杠、三角、叉等符號。凡是書中比較精辟重要的內容,總是用濃圈密點,甚至圈上加圈,點上加點。在他移居長沙清水塘時,他這本書曾被一個同學借去。直到1950年,這位同學才托周世釗先生帶還給毛澤東。他又高興地翻閱了自己寫在書中的批語。
      毛澤東所寫的讀書批注,有的是讀書時心有所想,情有所感,言有所論,信手寫下的思想片斷;有的是聯系實際,概括和總結出的中國革命斗爭的經驗,具有很高的理論、學術價值;有的批注內容極為豐富,似串串思想珍珠,可謂“大珠小珠落玉盤”。
      毛澤東動筆讀書,還糾正原書中的錯別字和改正原書中不妥當的標點符號。打開毛澤東閱批過的書籍,可以看到他是怎樣不厭其煩地將一個一個的錯別字和明顯點錯的標點改正過來,又將漏字一個一個地添加上去。
      毛澤東多次指出,學習馬列主義一定要認真讀書,坐下來,鉆進去,不能像看小說那樣,一目十行,走馬觀花,而要一句句、一段段地認真思考,用心領會。毛澤東一生閱讀了大量的馬恩列著作,不僅有全集、選集、專題文集、單行本,而且有許多馬克思主義的政治、經濟、哲學、軍事、文學、史學等專著。對《共產黨宣言》一書,毛澤東第一次讀到它是1920年來北京的時候,以后他是經常閱讀,書中的許多精辟論斷,他幾乎全能背下來。
     
      1939年底,毛澤東在延安時,對一位進馬列學院學習的同志說:“《共產黨宣言》,我看了不下一百遍,遇到問題我就翻閱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有時只閱讀一兩段,有時全篇都讀,每閱讀一次,我都有所啟發。我寫《新民主主義論》時,《共產黨宣言》被翻閱過多次,讀馬克思主義理論在于應用,要應用就要經常讀、重點讀,讀些馬列主義經典著作,還可以從中了解馬克思主義發展過程,在各種理論觀點的爭論和批判中,加深對馬克思主義普遍真理的認識。”
      對《資本論》一書,早在延安時毛澤東就用心讀過,1954年又一次閱讀了。當《資本論》于1956年再版,1968年分成7冊以大字本印出時,他先后都選讀了若干篇章。
      在《毛澤東書信選集》一書中,數百封與黨內高級干部、基層干部和友人、親屬的通信中,講讀書、切磋學問成了一大特色,也折射毛澤東追求學問的心境。比如,1954年12月28日致時任武漢大學校長的李達信中,毛澤東建議對一些哲學的基本概念,利用適當的場合,加以說明,使一般干部能夠看懂。要利用這個概念,使成百萬不懂哲學的黨內外干部懂得一點馬克思主義哲學。(見《毛澤東書信集》449頁)
      1958年的“大躍進”、人民公社化運動中,出現了一種否定商品生產的“左”的觀點。為了從理論上解決這個重大問題,說服持這種觀點的人,毛澤東下功夫多次讀了斯大林的《蘇聯社會主義經濟問題》,作了批注,并在第一次鄭州會議上作了長篇講話。他的批注和講話,緊密結合中國當時的實際情況,在一定程度上澄清了社會主義建設進程中的一些混亂認識問題。
      1959年12月10日至1960年2月9日,毛澤東組織了一個讀書小組,先后在杭州、上海和廣州讀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在邊讀邊議中,他發表了一些重要意見,反映毛澤東本人和黨中央對中國社會主義經濟建設問題的艱苦探索。
      毛澤東提倡“三復四溫”即孔子的“溫故知新”,對他認為重要的,如馬列的一些著作;感興趣的書如楚辭,唐詩宋詞和一些史籍及古典小說,他都閱讀多次。有的達數十次,《資治通鑒》他就讀過17遍。
      毛澤東從來反對那種只圖快、不講效果的讀書方法。他在讀《韓昌黎詩文全集》時,除少數篇章外,都一篇篇仔細琢磨,認真鉆研,從詞匯、句讀、章節到全文意義,哪一方面也不放過。通過反復誦讀和吟詠,韓集的大部分詩文他都能流利地背誦。《西游記》、《紅樓夢》、《水滸傳》、《三國演義》等小說,他從小學的時候就看過,到了六十年代又重新看過。他看過的《紅樓夢》的不同版本差不多有十種以上。一部《昭明文選》,他上學時讀,五十年代讀,六十年代讀,到了七十年代還讀過好幾次。
      毛澤東的讀書習慣幾乎滲透到他的生活的各個方面。或者探討一個問題,或者參觀了一個展覽會,或者得悉科學技術上有什么新的重大發展,以至看了一出戲,往往都要查閱有關書籍,進一步研究和學習。
      1958年,劉少奇曾以唐朝詩人賀知章《回鄉偶書》一詩(“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作為古代官吏禁帶家屬的例證。毛澤東覺得不妥,為查明此事,不僅翻閱了《全唐詩話》等書,還特地查閱了《舊唐書·列傳》的賀知章傳,發現賀傳中并無不帶家屬的記載。毛澤東隨即寫信給劉少奇,陳述自己的看法,并送去載有賀傳的那本《舊唐書》。
      1964年8月24日,毛澤東與周培源、于光遠談哲學問題,在講到地圓說時,毛澤東說,宋朝辛棄疾寫的一首詞里說,當月亮從我們這里下去的時候,它照亮著別的地方。晉朝的張華在他的一首詩里寫道“大儀斡運,天回地游”。這首詩叫《勵志詩》。辛棄疾在《木蘭花慢》詞中有這樣兩句:“可憐今昔月,向何處,去悠悠?是別有人間,那邊才見,光影東頭?”意思是說,從我們這里西邊沉下去的月亮,到什么地方去了?是不是另有一個人間,那里剛好見到月亮從東方升起呢?毛澤東認為,這些詩詞里包含著地圓的意思。
      1958年7月2日,毛澤東在中南海瀛臺參觀一機部的機床展覽,回到住所,就要有關人員給他找兩本書:《無線電臺是怎樣工作的》、《1616型高速普通車床》,這是他在參觀時看到的。
      1959年1月2日,蘇聯發射了一枚宇宙火箭,6日他就要了幾本關于火箭、人造衛星和宇宙飛行的通俗讀物。
     
      四、專心致志,苦讀如癖
      毛澤東酷愛讀書,讀起書來經常如醉如癡。
      年輕時的毛澤東,在湖南第一師范學習期間,常常拿著書本到最熱鬧的城門南門口去看書,任憑車水馬龍,人聲嘈雜,他不去理睬,只顧自己集中注意力埋頭看書,時而朗讀,時而默念,專心致志,旁若無人。當夜深人靜時,同學們都已進入夢鄉,他還在走廊上或茶爐室的燈光下看書。宿舍熄燈后,他自備一盞小燈,下面用一節竹筒墊高,坐在床上繼續看書。有時通宵達旦,忘記了困倦。
      毛澤東到湖南圖書館借書自學期間,從炎熱的夏天到嚴寒的冬季,從未間斷過一天。當北風呼號,大雪紛飛的嚴寒時節,看書坐久了,腳凍得發痛,他稍許活動一下雙腳,便又把全部精力集中到書本上去了。
      建國后的一年夏天,毛澤東在武漢,雖天氣炎熱,但他仍秉燈夜讀,汗水順著臉頰往下淌,工作人員拿來毛巾請他擦一擦,他風趣地說:“看來讀書學習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流下汗水,學到了知識!”
    有一次,毛澤東發燒到39度多,醫生不準他看書。他難過地說,我一輩子愛讀書,現在你們不讓我看書,叫我躺在這里,整天就是吃飯、睡覺,你們知道我是多么地難受啊!工作人員不得已,只好把拿走的書又放在他身邊,他這才高興地笑了。
      晚年的毛澤東,身體衰老了,視力減退了,但讀書學習的精神絲毫未減,追求知識的欲望不見低落。盡管他的身體已很衰弱,生活上已不能完全自理,但當他讀起書來的時候,他仍然可以達到如醉如癡的地步。至于什么時候該翻身,該活動,該吃藥,該打針,該喝水,該吃飯,他都通通忘掉。80多歲的毛澤東,讀書竟然使他有忘掉一切的時候,這不能不說是他與眾不同的地方。
      在患白內障之后,毛澤東的視力極弱,只能用放大鏡一點點看書,或由工作人員讀給他聽。1975年,眼睛作手術后,視力有所恢復,他又開始了大量的讀書活動,有時竟然一天讀上十幾個小時,甚至躺在床上量血壓時,仍是手不釋卷。讀書成了他的最大樂趣,成了他的嗜好,真乃讀書成癖!
     
      五、持之以恒,始終如一
      1938年8月22日,毛澤東在中央黨校的講話中說過:你學到一百歲,人家替你做壽,你還是不可能說“我已經學完了”,因為你再活一天,就能再學一天。你死了,你還是沒有學完,而由你的兒子、孫子、孫子的兒子、孫子的孫子再學下去。照這樣說,人類已經學了多少年呢?據說是五十萬年,有文明史可考的只有兩三千年而已。以后還要學多少年呢?那可長哉長哉,不知有多少兒孫,一代一代學下去。
      在湖南第一師范讀書期間,毛澤東曾作過一幅有關讀書的對聯:
      “貴有恒,何必三更起五更眠;
      最無益,只怕一日曝十日寒”。
      毛澤東在讀書學習上始終無止境地追求著,一步一步開拓自己的知識領域。早在少年讀私塾時,他就讀了《增廣賢文》、《幼學瓊林》等普及讀物和“四書”、“五經”等儒學著作。從此,他一生讀書未斷,甚至在戎馬倥傯的戰爭年代,乃至極其艱苦的長征歲月里,都沒有間斷過讀書。
      毛澤東是一個活到老,學到老,生命不息,讀書學習不止的人。直到臨終前一天仍堅持要看文件讀書。據回憶文章披露,在1976年9月7日至8日下午的彌留之際,毛澤東“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毛澤東只看了幾頁書,就又昏過去”。“根據醫療組記錄,8日這一天,毛澤東看文件、看書達11次,共2小時50分鐘”。
      毛澤東一生嗜書如命,手不釋卷,以書為伴:書以伴行,書以伴眠,書以伴廁,書以伴終。
      書,伴隨著毛澤東度過了他那波瀾壯闊的一生;書,同他的偉大實踐一樣,給了他無窮的力量。幾乎是在他的心臟快要停止跳動的時候,才結束了他一生中從未間斷過的讀書生活。
    毛澤東在延安時號召干部學習時說過:“年老的同志也要學習,我如果再過10年死了,那么就要學9年零359天”。他以自己的讀書實踐實現了這個諾言。
     

      
    關閉窗口
     
     

    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 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紫竹院南路17號 郵編:100048
    京ICP證 13027772號

    在线播放国产精品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