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企聯副會長、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陳清泰同志主旨演講

        尊敬的錦華同志,各位領導,各位企業家,剛才于幼軍省長講得非常精彩,聽了之后非常受鼓舞。我想在企業家活動日的只有,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企業,想講四個方面的問題。
        第一,培育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企業,是工業化歷史使命。中國處于工業化的最重要的時期,這個時期必須完成兩大歷史使命,一是培育強大的自主研發能力,二是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龍頭企業。科技革命和經濟全球化改變全球的分工,也改變了企業的競爭力,在新的分工模式下,由跨國公司主導,資源密集型、勞動密集型和環境成本高的加工制造環節,向發展中國家轉移,高技術含量、高附加值的研發、技術集成和關鍵零部件制造則向發達國家集中。表面看,發達國家制造業的產值份額在下降,發展中國家在上升,但實質上市場和生產能力在迅速向跨國公司集中。不僅跨國公司產業競爭力盈利能力得到空前的提高,而且他們通過技術、品牌、投資、關鍵裝備、關鍵零部件越來越強的領導和控制著發展中國家,到目前為止,我們引進外商投資累積大約有7000億美元,中國企業累積對外投資只有大約700億美元,兩個數字表明,引進來還是中國參與全球化的主要形式。這種被動全球化的形式從微觀層面來看,那就是跨國公司以它的全球戰略為目標,以資本、技術、品牌、市場以及關鍵零部件關鍵裝備等實力整合中國的產業、企業和資源。在這種模式下,跨國公司處于主導地位,不僅分享了更多的利益,而且除壟斷行業外,國內高技術含量、高增值的部分大都處在外資的實際份額之下。英國金融時報的首席經濟評論家馬丁.沃爾夫他在接受一個中文網站采訪時候說,他說中國非常依賴外國的專業技術知識和技能,中國出口的成功是建立在對外國專業知識高度依賴的基礎之上,中國和日本甚至韓國,在經濟快速發展的同時,在技術創新上沒有取得多大的進展,在創立世界級企業方面,也沒有多大的建樹。英國劍橋大學有一個中國專家,彼德.諾蘭,彼德.諾蘭教授在一篇文章中寫到,后來居上的工業化國家無論是十九世紀的美國還是二十世紀后期的韓國,每個國家都產生了一批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企業,而中國確是唯一一個沒有產生這樣企業后來居上的,我想這兩位專家的評論是他們的觀點,但是很值得我們深思。
        經濟全球化重要的意義是資本、人才、技術等稀缺資源配置的全球化,是產業分工的全球化,一些發達國家的公司他們發揮技術、品牌和先期國際化的優勢,實施全球戰略,通過跨國并購、重組,并以合資合作委托加工經營授權等形式集成全球的資源,他們在資源最富極的地方獲取原料,在智力最密集的地區汲取創新因素,在勞動和環境成本最低的地方加工生產,在市場最活躍的地方獲取信息和極性交易,從而極大的放大他們自身的因素,他們橫向控制著資源,縱向控制著產業鏈布局,而自身則成為所在產業的系統繼承者,高居該產業的宏觀地位。
        工業化時期,是培育全球領先企業最重要的時期,經過二十多年工業文明的洗禮,在中國一批優秀企業家和優秀企業脫穎而出,國內持續巨大的需求為造就世界級的企業奠定了基礎。巨大需求中高技術含量的部分,為中國企業自主創新提供了廣闊的舞臺,以國內巨大市場為根據,利用全球化的歷史機遇,中國企業應該以實現自己的戰略為目標,制定并實施長期的戰略。潛心積累人才,積累技術能力,構造自己的核心競爭力,在競爭中錘煉重組和系統集成全球資源的能力,使自己成為所在產業的系統集成者,培育中國的跨國公司。但是,在全球化背景下,中國發展極為有利的形勢并不能被中國企業所影響,快速發展的過程,并不必然能培育出強大的產業和有全球競爭力的龍頭企業,如果中國的企業不能突破技術能力的瓶頸,潛心培植核心競爭力,如果國家不能把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產業和企業作為一項國家戰略,并通過有利的政策促其實現,我們將錯過中國產業和企業迎頭趕上難得的歷史機遇。面對全球激烈的競爭形勢,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大型企業,涉及到諸多方面的問題,有極大的難度,這里涉及到深化國有資產管理體制改革和建立有效公司治理,涉及到產業升級和結構調整以及國有企業的戰略性重組,涉及到企業自主創新能力的建設和發展模式的轉型。也涉及到企業走出去戰略和企業家隊伍的成長。
        第二,立足自主創新的基石。中國工業化必須有可靠的技術來源,缺乏核心技術的企業要受制于人,缺乏知識產權的生產能力,規模越大,風險越大,缺乏自主品牌的企業不能有更高的經濟效益。缺乏技術能力的眾多企業這是在建立沙灘上的工業經濟,改革開放之后,我們實施引進消化吸收創新的技術跨越戰略,中國大多數產業的技術水平和生產水平上了一個大的臺階,為今天的產業和企業的輝煌奠定了基礎。但是當我們重新評估以市場換技術的過程的時候,卻發現很多企業盡管讓出了市場,甚至讓出了部分所有權,并沒有換來更強的自主創新能力,也沒有建立起自己的核心技術,更加值得注意的是,不少人忽略了一個基本的現實,中國企業要擠入世界強者之林,必須立足于自主創新能力之林。技術引進如果運作得好,可以縮短技術學習的過程,并獲得較高的技術起點,但是在現實中,大多數情況下,中國的企業重引進后的使用,輕引進后的學習,最明顯的表現就是資金的運作,平均花一個美元引進技術,日本當年要花七個美元進行消化吸收創新,而中國平均用于消化吸收的只有七分錢,從這一百倍的差別中可以清晰地看出,日本人最看重的是技術學習的過程,而我們更加注重則是技術引進本身。他們把主要的投入用到自己技術能力的培養上,而我們把投入的資絕大部分送給了外來者,兩種思路,兩種資金結構產生兩種結果。從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短短三十年,日本走過了從引進到創新的過程,并且進入技術輸出國的行列。從改革開放至今,已經有28年了,我們對外技術依存度目前仍高達50—60%,主要技術受制于人的狀況仍然沒有改變。很多企業在這個過程中,不知不覺地陷入了技術依賴的泥炭,自己的技術能力始終落后于引進來并正在應用的技術,當這些正在應用的技術需要更新的時候,就只能再引進,橫向來看,一個技術多家引進,縱向來看,一次引進之后就是二次引進和再引進。在引進落后再引進的不斷循環中,中國成了世界最大的技術消費國和先進設備的購買者。與此同時,本國技術人員實際上并沒有多少用武之地。中國企業的技術費用總量并不少,但沒有多少用于培育自己的技術能力,另外,在大多數合資企業中,外資控制著技術和技術來源,中國技術人員實際上處于被邊緣化的地位,難以接觸和掌握核心技術,因此即便企業的新產品、新工藝、新裝備層出不窮,但是也沒有給本國的技術人員留下多少技術創新的實踐機會。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科技革命所創造的技術平臺可以被我們所共享,發達國家技術創新的示范作用,技術傳播效益被我們的技術追趕創造了有利的條件,把握得好,甚至有可能實現超越式發展,但是如果對這些有利條件在認識上出現偏差或者把握不當,有利條件的本身就可能成為陷井,例如有了引進省力省時的技術來源,一些企業卻產生了“技術投機”的心理,幻想依賴引進的技術,構建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放棄自主創新力量的積累,一些地方則誤將加工組裝產品中體現的高技術看作是本地企業的技術水平,把外資企業的技術能力看作是本地的技術能力,放松了培育本地企業技術能力的努力。一個發人深省的現象就是,凡是無法從國外引進的技術,例如宇宙飛船、核潛艇、殲式飛機只能從側面吸收借鑒國際科技成果的情況下,經過潛心的努力我們都研發出來了。在汽車行業,沒有引進和合資條件的那些企業反而在技術研發人才、自主創新、自主品牌上走到了前面,曾經作為行業主力軍的企業,應當承認在這些方面反而落后了,在激烈競爭的世界,沒有免費的午餐,核心技術是核心競爭力的精髓,誰也不會轉讓,沒有技術獨立,就要受制于人,要丟掉一切不切實際的幻想,以最大的決心,持之以恒培育自己的技術能力。
        第三,企業要承擔社會責任。面對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和體制轉軌的重要時期,中央提出了兩個關系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重大問題,一是落實科學發展觀,一是建設和諧社會。除政府之外,企業是當今社會最有力量的組織,在建設和諧社會中,應當承擔自己應盡的社會責任,實際上,人與自然環境的和諧,最主要的是企業和資源環境的和諧。企業是社會財富的創造者,但它也是直接和間接浪費資源,損害環境的禍首,國家經濟技術指標落后,實質是企業落后,國家經濟增長方式落后,實質是企業的發展模式落后,國家經濟增長質量低,實質是企業的效率低。近年來,人民的收入增加了,但是連呼吸上新鮮空氣喝上清潔的水上吃上放心的食物都成了問題,大自然的報復呼喚企業的責任覺醒,企業社會責任很難有一個準確的定義,但是它的核心是企業為改善利益相關者的生活質量而貢獻可持續發展的一種承諾,其中包括價值觀、尊重人職業道德、環境意識以及有利于相關利益者和所在社區有關政策和實踐的一種結合。因此,僅有財務目標不能說明企業存在的全部價值,現代企業它是一個多面體,作為經濟范疇的企業,它追求利潤最大化,作為法律范疇的企業,要做好的企業公民。作為搞得范疇的企業,它應當承擔社會責任。
        九十年代中后期,世界悄然興起了一場企業社會責任運動,各國各企業無不感到它的存在和巨大影響力,它已經成為社會和市場評價一個企業的重要標準,企業社會責任不僅是企業存在的使命,而且也是實現可持續發展中企業必須面對的現實。它不僅是一種道德和良知的呼吁,而且正逐漸成為道德和制度的約束,不僅是一種理念、文化,更是企業自愿做出的承諾。在體制轉型,經濟快速發展時期,這一點就顯得特別重要。企業承擔社會責任,不僅是建設和諧社會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且它也是和實現企業的經濟目標也有高度的一致性,在客戶越來越突出以公信道德標準選擇合作廠家進行競爭的情況下,企業社會責任的缺失最終會被用戶和市場所拋棄,因此管理者在做出決策的時候,必須像對待經濟問題一定,把承擔社會責任作為企業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要考慮對員工的法定義務和道德義務,公司戰略必須擴充是否有利于公眾利益生態環境、社會進步和社區的和諧。
        第四,培育世界級的企業領袖。中國企協從1994年每年舉辦企業家活動日,它的重要意義在于呼喚全社會理解企業家,尊重企業家,支持企業家,如果說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企業是中國工業化必須實現的戰略目標,那么培育世界級的企業領袖就是必須同步實施的戰略。企業在全新的競爭形勢下,可持續發展并不斷獲得競爭優勢,最重要的是企業領袖要有戰略眼光全球視野,并從本企業實際出發制定并具挑戰性的戰略,做到這一點關鍵是企業領導人應該具備相應的領袖才智和駕馭能力。沒有市場級的企業家,就難以培育出世界級的企業,中國有全球意義的企業正呼之欲出,改革和發展呼喚走向成熟的企業家。
        進入新世紀,經濟全球化,科技革命以及企業競爭的新趨勢,對企業領導的素質和能力提出新的挑戰,經濟全球化對企業而言,不僅是市場全球化,產業分工全球化,競爭對手和合作伙伴全球化,而且商業規則和競爭手段越來越全球化,這已經成為企業生存和競爭不能脫離的大環境和大背景,這里充滿機遇,也增加了風險和挑戰。
        如果說在跨國公司整合中國產業企業為主的階段,中國企業大多處于被動全球化的地位,很難要求企業有很強的全球化意識的話,這里面對整個企業而言,走出去以自己的戰略整合全球資源,已經成為壯大自己的必然選擇,因此,高瞻遠矚,全球化意識就成了企業基本功和最基本的職責,以全球戰略統攬全局,對所處環境深刻的洞察力把握機會的能力就成為決定企業成功的前提。與國際上成功的跨國公司相比,我們企業的差距不僅在資本實力、經營規模和市場占有上,而對面臨新形勢的理解和把握上的差距,可能是更加明顯的。
        中國是大國經濟,雖然人均GDP有限,但經濟總量卻較大,而且處在快速發展階段,中國的崛起正在改變著全球經濟和政治格局,成為二十一世紀經濟史上最重要的因素,幾乎各個國家和地區都直接感受到了中國因素的影響力,無論是把中國的發展看成是機會還是看作威脅,各個國家和企業都在緊鑼密鼓根據自己的判斷研究和制定相應的對錯,跨國公司對中國因素的研究和應對,已經成為全球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相比之下,中國企業對全球化理解的深度卻遠遠落后,對生存和競爭的環境嚴重不夠對機遇和挑戰考慮也比較膚淺,現在國際經濟和同行任何大的變化都會對中國企業產生影響,而中國大企業一些舉措,也會引起全球同行的關注。凡是中國需要進口的物品,國際市場就漲價,凡是中國能出口的產品,國際市場就講價,中國的很多企業或被跨國公司作為競爭對手而倍加關注,或作為合作伙伴而密切接觸,或作為并購對象而虎視眈眈,因此中國大企業的發展,必須考慮全球化因素,企業擴張,技術創新,市場戰略以及人力資源開發等都要考慮全球化因素,變革提供趕超的機會,面對變革中的一切,被動應對全球化的挑戰和主動利用全球化的機遇,兩種不同的思維模式和精神狀態會有全然不同的結果。中遠、華為等正是利用全球化和技術變革的機會,一舉進入了國際競爭第一梯隊。
        作為后發展的國家和地區,韓國和臺灣地區非常成功的一點是,他們在引進技術的過程中,培育了自己的創新能力。在運用外資的過程中,培育出了本地自己為主,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公司,在接受國際產業轉移中鍛煉出了高素質的職工隊伍,在參與全球競爭中造就了世界有名的企業家,并由他們帶出了具有世界影響力的企業。
        中國一定會成長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企業,但他們只能與企業世界級的企業家共生。謝謝大家。
    (文稿來自速錄,未經審校)
     
      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 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紫竹院南路17號 郵編:100048

    京ICP證 050088號
       
         
    在线播放国产精品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