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于中國企聯 在線申請入會  
     
         
        返回首頁 | 當前位置:企業家列傳
     
        汪海-青島雙星集團公司總裁兼黨委書記  
         
        



































     
    30年前,全國第一次評出了20位優秀企業家,汪海為其中之一,作為當時青島第九橡膠廠廠長、現在的雙星集團總裁,依然在原來的企業奮斗著,被稱為“市場將軍”、“長壽總裁”……
    “我本來應該是戰場上的一個將軍。”汪海不止一次地對前來采訪的記者說。
    1941年,汪海出生在山東省微山湖畔的一個小村莊里。7歲時,當上了兒童團長。1965年,他咬破手指寫下血書:“堅決要求參軍,保衛偉大祖國”,穿上軍裝,奔赴越南戰場。那時候他想,如果不在戰場上犧牲,他就一定要當上將軍。然而命運卻沒有讓他如愿,1975年,轉業到青島市第九橡膠廠,先后任政治部主任、黨委副書記、書記。但10年的軍旅生涯以及先天的稟賦和人生的追求,卻使他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和市場經濟的“戰場”上當上了 “雙星”的領軍人物。
    那是1983年11月,七八級的西北風一連刮了幾天。黃海咆哮,樹木蕭瑟,天昏地暗,人跡稀少。汪海只身一人,奮力地蹬著自行車穿行在青島市的大街小巷。
    作為一家國營重點膠鞋生產企業,青島橡膠九廠幾十年來一直在國家計劃經濟的模式里運轉,生產計劃國家下達,原料國家統配,產品國家包銷。現在這一切都成了歷史。商業部門聲稱沒錢,拒絕收購九廠的產品。200多萬雙解放鞋在倉庫里堆積如山,運不出去;而生產線上還仍然按計劃在生產。帳面上只出不進,所剩無幾。眼看發工資的日子到了,兩千多名職工近10萬元開銷一點著落也沒有,這一切使剛剛就任黨委書記不到6個月的汪海急得嘴唇上起滿了火泡。
    他去找商業部門。答復是:“人們的消費水平提高了,傻大黑粗的解放鞋根本賣不出去,我們再也不能做賠本的買賣了。”
    他去找上級機關。回答說:“我們只負責下達生產計劃,商業部門不收購,我們也沒辦法。”
    汪海退一步要求借款,好歹把工資先發出去;但是對方連借貸之門都關得死死的。
    汪海怒發沖冠地說道:“生產計劃難道不是你們下達的嗎?生產任務完成了,你們說不要就不要了,還講不講信義?還有沒有法?!”臨走時,他憤怒地扔下一句話:“下次誰再來向你們要錢,誰就是孫子!”
    回到廠里,見倉庫里堆滿了鞋,辦公樓的樓道里堆滿了鞋,連他的辦公室也堆滿了鞋。他置身在鞋的層層包圍之中……
    剎時,眼前的鞋化作了一座山,一座樹木蔥綠的梁山。“我想到了梁山好漢。”汪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那一百零八將并非愿意鋌而走險,落草為寇,而是被環境剝奪了生存的權利,才占山為王,替天行道,干出了那一番轟轟烈烈的英雄壯舉。”他發誓要做梁山一百零九將!
    他召開全廠職工大會在會上大聲說道:“今天,企業的出路已被徹底切斷。沒人救我們,誰也救不了我們。難道死了張屠夫,就吃混毛豬?”他克制著內心的激動,“世上本沒有路,路是人走出來的。企業要生存,我們要吃飯,任何的恩賜、施舍都救不了我們,只有自己救自己!”他順手舉起一雙鞋,“有了雞,我們還怕沒有蛋嗎?”
    上級規定不準企業私自銷售產品,為了吃飯,汪海沖破禁令,帶著幾個人背著鞋偷偷地溜出了廠門,到市場上試銷。為了避開商業部門駐廠人員的耳目,他們就像敵后武工隊似的全是夜間出動。不料風聲走漏,商業部門勃然大怒,對此越軌行為進行制裁,不但停止收購橡膠九廠的解放鞋,連新開發的產品也一雙都不要了。汪海反而如釋負重,干脆與業務員一道大白天背著鞋走上了市場。他們一面賣鞋,一面進行市場調查,歷盡艱辛,奔波一年,硬是把積壓的200萬雙解放鞋銷售一空。汪海由此悟出了一條真理:企業的命運不在天,不在地,而在市場。企業要想生存和發展就應該適應市場去改,圍著市場去創,跟著市場去變。
    市場宛如大海,時而風平浪靜,時而波濤洶涌,有著自己的規律。橡膠九廠這只航船由于是根據計劃經濟的模式制造的,馳入市場經濟的大海,很快就表現出不適應之處。尤其是它的內部組織結構,遠遠不能適應市場的需要。全廠27個科室,有的與生產經營嚴重脫節,空有其名。三四百名干部,靠工人的血汗養著,高高在上,人浮于事;相反,對市場信息的捕捉,新產品的開發以及銷售網絡、售后服務等經營環節都沒有專門機構。汪海認識到,必須進行機構改革!否則,一旦遇上驚濤駭浪,橡膠九廠這條舊船就會遭到滅頂之災。于是他為企業制定出宏偉的戰略目標:“立足山東,面向全國,沖出亞洲,走向世界!”在此宗旨下他圍繞市場開始進行大刀闊斧的機構改革。
    安全科是汪海機構改革的突破口,也是橡膠九廠前進的重要障礙。這個科近20人,基本上由一些領導階層的親戚、子女、關系戶組成。他們占據著辦公樓整整一層房間,一人一個辦公室,連會議室都有七八十平方米,并專門配有打字員、放映員。而他們對工人做了些什么呢?橡膠九廠建廠以來,他們從來沒有給第一線工作的工人們發過工作服,連手套也不發。工人僅有的一條圍裙補丁摞補丁。相反,這些坐在辦公室里養尊處優的人倒有工作服穿,冬天還發棉衣、棉鞋。這個“特權小王國”被工人們稱為“超階級科”。廠黨委會決定,撤消安全科建制,人員與勞工科合并。
    汪海與安全科長、副科長談話。科長說:“安全科的建制完全是按照上級的規定。如果現在部里或省里、市里有撤消工廠安全科的決定,我們沒有話說。”汪海說:“你要上面的決定,沒有。但是讓你們合并是黨委會從實際出發做出的決定,希望你們能夠理解,顧全大局。”
    第一次談話,沒能說服。汪海讓他們考慮一下,晚上又找他們第二次談話。安全科態度仍然強硬,不執行。汪海火了,對安全科長說:“你們這些年來,養了那么多閑人,占了那么多房子,可是你們對工人們做過什么好事?擺出來我聽聽。”他說,“給你們三間房子就夠不錯了,回去馬上把四層給我騰出來!”安全科放出話來:讓我們搬家,沒那么容易,我們要集體上訴。汪海發出死命令:告到哪兒去都不怕!黨委會的決定必須立即執行。明天下午6點以前如不搬到指定地點,制裁!此令一出,全廠為之震動。人們的目光聚集在這一焦點:要看看汪海的刀硬還是上面有根子的安全科硬。
    安全科連夜開會商量對策,并派人去上級主管部門游說,尋求支持。第二天中午12點,汪海見他們按兵不動,又召開黨委會,決定罷免科室領導。
    會后,汪海1米8多的魁梧身軀,鐵塔般地站在廠門口,兩眼直視對面四層樓上安全科的一排窗戶;安全科的人馬也站在玻璃窗后看著他。此時廠區一片寂靜,人們屏息觀望著這場較量。到了下午三點半,汪海派人上樓請科長下來,當眾宣布黨委會新決定。就這樣,安全科才開始老老實實地往下搬東西。
    就這樣,原先27個科室精簡到7個,行政管理人員也由占全廠職工的11.8%縮減為7.8%;與此同時,原來僅有4個人的銷售科擴大為生產經營信息公司。
    機構改革不僅僅是組織結構的調整,而且是人力資源的重新配置,其中最為關鍵的是要把能人放在管理的位置上。汪海說:“中國的能人太多了,只是我們舊的人事體制沒有給他們創造一個好的環 境,限制了他們聰明才智的發揮。今天我們搞改革,首先要想辦法把 能人用起來,讓能人來管理。如果盡用些聽話的庸人怎情怎能辦好?                                                                                                                                                                       于是,汪海把競爭機制引入新的管理機構中。他鄭重宣布:干部﹑職工沒有界限,誰能耐大誰來坐交椅,而且這個交椅不再是鐵的。干得好則干,干不好將由群眾評議,廠里重新聘任。汪海說:“招賢納士未必要跑遍天下,其實百步之內必有芳草。關鍵是能否造就一個好的環境,給能人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讓他們有可能出來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
    企業走向市場,最終的體現是產品。而“黃鞋幫,黑膠底,穿上兩天臭無比。”這是人們對青島橡膠九廠傳統產品解放牌黃膠鞋的評價。汪海說:“再過兩三年,把這種鞋白送人恐怕都沒人要了。”他還了解到全國國有大中型膠鞋企業就有300多家,以天津市的大中華橡膠廠為首實力都相當雄厚。南方珠江三角洲地區個體的、集體的、合資的制鞋企業已發展到3000余家,深圳地區也有2400多家,溫州一帶就更多了,加起來,全國鞋的年產量已達10億雙。在這種供過于求的情況下,橡膠九廠如果不開發新產品,不開辟新道路,就不能從根本上走出困境。
    汪海一方面在山東、新疆等地組建聯營分廠,搞“老產品擴散”;另一方面成立新產品開發部,領導技術人員設計新產品。然而,正當生產開始走上正軌﹑新產品在流水線上源源而出的時候,一件看起來微不足道的事深深地刺痛了汪海的自尊心。
    一次,他帶隊到西北考察市場。一家大百貨商場經理發現了幾個外鄉人站在柜臺前指手劃腳,問這問那,便好奇地問:客從何來? “青島橡膠九廠。”汪海答道。 “啥?”經理愈加好奇了,“香蕉酒廠打聽鞋干啥?” “我們是做鞋的啊!”汪海指了指柜臺里的鞋。 “怪事,香蕉酒廠不做酒,怎么做起鞋來了?”汪海無地自容,感到莫大的恥辱。他走出商場,一路無語。
    青島橡膠九廠從1921年建廠到解放后成為國營制鞋大企業已有半個多世紀的歷史了,然而連大商店賣鞋的經理都沒有一點兒印象,更何況其他人呢?現代經營與企業及其產品的知名度密切相關。“王婆賣瓜,自賣自夸。”過去一直從貶義上來理解,現在得重新評價王婆的才能,她最起碼懂得經商之道,會宣傳自己。
    回到青島,汪海想直接在報紙上做廣告,但想到廠里資金緊張,做廣告花錢多效果也未必好,不如請來一些新聞記者開個記者招待會,幾杯茶,一頓飯,讓各報發個消息。這樣既省錢又見效快,宣傳范圍也廣。
    1984年11月24日,青島市,也是全國第一次由企業舉辦的記者招待會在橡膠九廠召開了。新華社、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光明日報、工人日報、中國體育報等43家新聞單位的記者應邀出席。汪海不僅向記者們介紹了企業的情況和發展規劃,而且還帶領他們參觀了車間。最后,汪海捧出了廠里新開發的“雙星”牌膠鞋送給記者。汪海說:“我可不是送禮,而是讓你們試穿,三個月后必須返回質量信息。”記者們滿意而去。整個會議一清帳共花了6000元,包括所送的鞋錢。
    記者們果然不負所望,會后各類報道源源不斷地在媒體上刊登出來了,有的報道還被香港有關媒體轉載。短短幾天,“雙星”名揚全國。
    然而豈料到,一些人連夜告了他的惡狀,說他假公濟私、撈取功名、大吃大喝、浪費錢財……汪海對此一笑了之,他想,雖然由企業自主召開新聞發布會以前沒有過,上面的紅頭文件對此類規定,但它同花錢打廣告宣傳產品一樣,有什么不對?他認為此事與中央改革精神順茬,決定不予理睬。但是有些人卻不這樣認為。就在汪海飛赴日本考察引進設備的那天,由市紀委和橡膠公司聯合組成的調查組進駐橡膠九廠。
    汪海對自己的行為充滿信心。汪海清楚地記得,那是1985年3月28日。汪海一行人從日本風塵仆仆回到青島。走出火車站,廣場上空空蕩蕩,沒有人迎接。汪海感到十分詫異,“通知辦公室了嗎?”他問隨行人員。 “通知了。” “打電話回廠,問我下臺了沒有。”汪海說。
    1983年6月2日,汪海由山東省青島橡膠九廠黨委副書記升為書記。從那時起,汪海開始對橡膠九廠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不可避免觸動了一些人的既得利益,得罪了一些人。“此刻汪海想,出國在外一個月,誰知道家里鬧成了什么樣子;假若已被端了鍋,趕下臺了,咱就老老實實坐公共汽車回家。電話里說書記沒換人。汪海頓時來勁了,說:“馬上通知辦公室派車來接!”
    汪海曾當著全廠的職工立下誓言:工人們的班車一天不解決,他就一天不坐小車,他上下班都是騎自行車。現在,他執意要大家等廠里來車接,并非是為了派頭,而是要爭口氣。回到廠里,汪海首先接到市紀委發來的最后通牒:下火車后立即去市紀委報到。
    汪海并沒有感到緊張,反而幽默地說:“我一個多月沒有回家了,想老婆,我要先回家看看。”回到家里,他把市紀委召見的事告訴了妻子,說:這回恐怕要進“小黑屋”了,一進去不知什么時候才能出來。他囑咐妻子要帶好孩子,在青島生活不下去就回老家……話還沒說完,市紀委的電話就打過來了。妻子含淚把丈夫送出家門,望著他向市紀委的方向走去。一進辦公室,只見市紀委副主任正襟危坐,四個秘書分坐兩旁,每個人手里一個記錄本,五個人冷冷的眼色,都像是在盯著一個罪犯。見這架勢,汪海故意昂首挺胸,大義凜然。汪海問:“誰找我?” “我找你?”副主任說。 “你是誰?”副主任略一愣神,報出自己的大名。 “你找我來說什么?” “你錯誤地召開記者招待會,大吃大喝,亂發禮物,浪費國家錢財……”
    又是記者招待會!汪海頓時火冒三丈,沒等副主任把罪名羅列完就發了火,說道: “你們今天擺出三堂會審的架勢嚇唬不了我。記者招待會是改革的產物,你政府能開,企業為什么不能開?按國家規定,請客費一年是兩萬多,而我開會才花了6000元。用的是允許企業花的錢,是正當的職權,犯了什么法?你們給我扣一個亂發禮物的帽子,可是你們知道給記者送鞋都發了試穿證嗎?三個月后他們要返回質量信息,這有什么錯?”
    “你不但給記者送鞋,據我們調查,你們自己也多領了15雙,這15雙鞋干什么用了?”副主任說。 “工作人員是多領了十幾雙,這不假。但我沒讓動一雙,至今還都封存在辦公室的柜子里,你們現在就可以去查。”汪海說。 “那么,擺宴席、大吃大喝呢,你作何解釋?”副主任說。 “幾個菜一個湯,那叫什么宴席?要檢查只能檢查開會期間我陪著記者們一起吃了,而效果是什么你們知道嗎?”汪海掏出一卷報紙摔到桌上,“30多家新聞單位都發了消息,連香港報紙都作了轉載。別的企業用錢打廣告是宣傳產品;我請新聞記者來同樣是宣傳企業、宣傳產品,你們卻為此興師動眾調查一個多月。即使有天大的錯誤,可以和我直接談嘛!”
    “汪海,你太狂妄了!”副主任終于控制不住內心的憤怒,拍案而起。“今天你到這里來是承認錯誤,還是強詞奪理來為自己辯護?” “我可不吃這一套,你拍一下桌子我要拍兩下。”汪海說完后, “叭、叭”兩掌下去,震得四個秘書捂住了耳朵。 “我就是來為自己辯護的,我要看看你們到底講不講道理!”
    雙方劍拔弩張,互不相讓,桌子拍得震天響。 “你再拍!”汪海逼到副主任跟前,“你再拍一下桌子我就把它砸了!”吼聲震天,氣勢奪人。事態發展到這般地步,紀委主任不得不出面圓場,說道:“冷靜冷靜冷靜,問題還可以慢慢談嘛……” “說什么?還怎么談?”汪海明白他此刻的處境危如壘卵,便轉身拽門而去。 “嘭、嘭、嘭”汪海敲開了市委書記劉鵬的門。
    “我知道你會來找我。”劉鵬說。
    劉鵬一邊讓坐,一邊從桌上的文件堆里翻出一份紅頭文件,說:“這是市紀檢委、市整黨辦聯合上報的文件,要在全市縣、團級干部中第一個抓你的不正之風。但是我一直沒有簽發,我想更多地了解一些情況,也想聽聽你的意見。”望著市委書記和藹、寬厚、沉著的神態,汪海暴怒的情緒頓時平靜了下來。
    8個月前,汪海來過這里。當時,他想與鄉鎮企業聯營,建立分廠,把老產品逐步擴散出去,總廠可以集中力量開發新產品。這樣既保住了原有的市場,又開拓了新的道路。但是,他的這一想法遭到了全廠職工的反對,甚至有人罵他是“賣廠賊”。上級主管部門也不理解,不予支持。他找到了劉書記。劉書記聽完了他的匯報后,興奮地說:“如果我們每一個企業的領導,都能像你這樣大膽去想,深入調查,事情就好辦得多了。”他鼓勵說,“你放手去實踐吧,先搞個試點。遇到什么問題,可以直接來找我。”正是在劉書記的支持下,汪海迅速在山東10個縣、1個市建立了3家聯營分廠,為后來組建雙星集團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再次見到劉書記,汪海感到很親切。他從西北之行橡膠九廠被誤認為是“香蕉酒廠”談起,談到記者招待會,一直談到剛剛發生在市紀委辦公室里的一切。他最后說:“黨中央不是讓改革嗎?改革不是摸著石頭過河嗎?我不知道錯在哪兒。就是有錯,也是改革過程中的錯兒,是工作中的錯兒,誰能保證工作中沒錯兒?他們為什么要審查我、制裁我?”劉鵬聽得很認真。他認為企業借助新聞界宣傳企業和產品的知名度,不能不說是一種探索。給每位記者送一雙鞋也沒什么大不了。問題是人們對此還缺乏認識,所以才有了這起“槍打出頭鳥”的風波。他說:“中國該辦的事情太多了,但是由于人們陳舊的思想觀念和工作方法的影響,造成了該辦的事你辦了覺得你不該辦;不該辦的事你辦了卻因為人們的習慣勢力,反而認為是正常的、自然的。這就是我們改革面臨的阻力。”
    劉鵬不愧為改革的保護人。他不僅沒簽發“隔離審查”汪海的那個文件,而且關照市經委給予支持,在國有企業實行廠長負責制時,力排眾議,破格任命汪海為橡膠九廠廠長兼黨委書記。
    古人說:“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汪海在創業時期多虧遇上了劉鵬這位高瞻遠矚、膽識過人的市委書記。他后來感嘆道:“在中國的官場上沒有靠山很難成事。但是我與劉書記沒有任何私交,唯一兩次去見他,都是陷入困境后找他解決問題。如果沒有他的支持,‘雙星’早就被人打趴下了。”
    劉鵬支持汪海,也不是沒有壓力。市里的其他領導以及有關部門都認為汪海這人太狂傲了,什么都敢說,什么都敢干。尤其是橡膠九廠成為自營自銷、自負盈虧的企業以后,你就再也見不到他了。天馬行空,獨往獨來,大事不請示,小事不匯報,全由著他自己的性子來,把橡膠九廠弄成了一個無上級主管企業。對于這些議論,劉鵬總是笑笑,說道:“大家都在喊改革;而對于汪海,你們能不能對他寬些尺度呢?”
    汪海說得更絕:“1983年企業處在危急之中,我登門請你們管,你們一腳踢開,誰都不管;如今又指手劃腳。晚了!我現在的領導就是市場!”
    汪海這樣解釋:“在中國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的過渡中,作為企業光靠紅頭文件.靠首長講話是不夠的,真正推動企業改革前進的是市場。如果沒有市場這個動力,再多的紅頭文件也只能是紙上談兵。”因此,汪海把市場當作自己的領導,這是他幾十年來改革實踐的總結。
    但是,在官本位的社會里,把初露端倪的市場作為自己的領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際交往中盤根錯節形成的“鐵關系”;舊體制中條條框框形成的“鐵柵欄”;人們頭腦中舊觀念形成的“鐵鎖鏈”,縱橫交錯,頭緒紛繁,構成了一個大屏障,使你難以與市場接近。汪海稱之為“新三鐵”。他激憤地說:“企業要走向市場,適應市場,必須砸破‘新三鐵’!”
    有一位省領導,當小學教師時認識的一個同事的女兒在雙星集團工作。這位同事找到這位省領導,要求把他女兒調出企業到機關工作,于是有省里領導親筆批示的條子傳到了汪海手里,緊接著青島市的有關領導又有四五個前來說情。
    這位要求調動的人是“雙星”培養出來的一個技術骨干,若調走后,企業工作就會受到影響,也怕以后有人仿效,因此,汪海堅決不放;不僅如此,他還把這件事公布于眾。他在大會上講:“我們‘雙星’的改革進行了這么多年,但是我們有些同志的思想觀念卻仍然是陳舊的,沒有絲毫改變,既想圖清閑,當懶漢,混日子,享有計劃經濟的‘優越性’;又想多拿錢,發財致富,得到市場經濟的好處,天下哪有這么兩全其美的事情?”這件事很快傳到了批條子的省領導那里。省領導頗不高興,向市長說:“不放就不放嘛,汪海為什么要把這事拿到大會上講?”
    好心人勸汪海,何苦為個小人物而得罪上面的大人物呢?這不是因小失大嗎? “我寧肯得罪一個領導,得罪一些關系,也不能得罪我的事業。”汪海說,“她本來在企業干得很好,想調走無非是想輕松一些、舒服一些,想工資獎金拿得高高的,活兒干輕松的。這是‘大鍋飯’長期以來形成的惰性,我們的企業要在市場競爭中站穩腳跟,就必須扭轉這種意識。”
    有一天,青島市有關領導通知汪海,省里有位領導來視察工作,讓他送去幾雙“雙星”鞋──本意也是想讓他見見領導。汪海說:“要鞋可以,可我沒功夫去送,讓辦公室去個人吧。” “鞋錢呢?”對方在電話里問。汪海說: “優惠,享受出廠價吧。”電話里“嘿嘿”一笑。多少人想給上級領導送東西,苦于沒有門路;現在找上門來的機會,汪海還不利用。怎么能給省領導要鞋錢呢?對方覺得汪海是在開玩笑。
    汪海可是當真。他對辦公室去送鞋的小伙子說:“鞋錢拿不回來,你就別回來。”很快,送鞋的小伙子打回了電話:“汪總,這鞋錢……” “鞋錢拿不回來,你就別回來了。”汪海重復了那句話。無奈,小伙子又找到青島市有關負責同志。這位同志說:“我們扭不過汪海。給你一張支票,你回去隨便劃好了。”汪海事后說:“我就是要改變一下人們的觀念,破一破多年來形成的下級對上級的媚俗關系。要我賣鞋不收領導的錢,那就不是我汪海了,那樣汪海也就沒味了。”
    為了滿足國際市場的需要,“雙星”要建一幢出口鞋大樓,但是光審報就兩年多批不下來。等到1989年正式開工建樓時,時間已經不等人了,只有加快效率,廠房建筑和設備安裝同時上。外裝修時內部就安裝設備,等工程竣工,設備也全好了。但是,市里有關部門禁止使用,說廠房我們還沒有驗收合格,你們怎么連設備也安好了?這不合規定。汪海不聽這一套,說道:“我自己花錢蓋廠房,還要等你同意了才能使用,耽誤了生產,耽誤了市場,你們誰也不會替我承擔責任。用!一天都不能等。”
    “雙星”從青島走向全國,又從國內走向國外;汪海出國考察、談判、參加國際博覽會的機會自然就多起來。上級有關部門直嚷嚷:“汪海怎么這個月出國了,下個月又出國?你出國起碼也得輪換著出呀!”汪海說:“你當我出國是為玩去呀?我哪里有這些閑心!” “你去可以,我們得派一個跟著。”上級有關部門的人說。“你是特務還是什么?我出錢讓你給我盯梢,那我何不帶一個設計人員去呢?”汪海問道。不帶人就設障礙,條條框框中總能找出幾條來。 “啊,一次出國就十幾個人。這么多人出去,不行。”上級有關部門的人說。汪海反問道:“我們出國參加博覽會,是為了工作,為了交戰,為什么不行?” “出國沒有超過5人的,你這么多人,沒這個先例。”上級有關部門的人這樣回答。汪海反駁道: “古人還敢吃螃蟹呢,不能說以前沒有的事,今天就不能干,否則社會怎么發展?!”
    當初,企業要進入市場,汪海大膽地破除了“鐵飯碗、鐵工資、鐵交椅”;現在,企業要繼續發展,參與國際市場的競爭,汪海又勇敢地向“新三鐵”沖刺。但無論是“舊三鐵”還是“新三鐵”,都是由人組成的關系網。這樣,汪海的改革就面臨著七種反對勢力:①“文革”中上來的造反派,沒有了派性斗爭的市場;②心懷叵測的人,被截斷了靠歪門邪道向上爬的路子;③部分退居二線的老干部,感到失落,心懷不滿;④觀念陳舊,在計劃經濟的舊模式里生活慣了的人,如今跟不上形勢而受到沖擊;⑤上有靠山、下有根底,長年無人敢管、敢問的人,現在不能為所欲為了;⑥不干活混日子的懶漢、二流子,受到了紀律的約束;⑦能力平平、庸庸碌碌的基層干部,因精簡機構被撤換下來,懷恨在心。
    除了這七種勢力,還有來自主管部門的非難。一天,他碰到市信訪辦的人。 “汪海,你別再胡折騰了。”那人說。 “怎么了?”汪海問道。市信訪辦的人說:“一天不接到告你的信,我們就真是沒事干了。”汪海問: “告什么?”那人說:“你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沒有不告的。”
    汪海笑了笑說:“那就讓他們告吧!那些不干事的告干事的是中國人的傳統,
    沒有什么可奇怪的。”
         不僅如此,還有人深夜藏在樹林里向汪海扔石頭…… “改革是一場革命,是生與死的考驗。”汪海說,“我不怕死。我本應該在越南戰場上犧牲,活到現在就是多余的。”他把市場當成了戰場,實踐著他的“將軍夢”。
    市場經濟是品牌經濟。“品牌是市場經濟中的原子彈”。汪海在創業之初就悟出了這一觀點。面對20世紀80年代洋品牌大舉進入中國的態勢,汪海較早提出了“創中國品牌就是最大的愛國主義”的思想,并把創造中國民族品牌的重擔自覺地擔在自己的肩上。
    1986年前后,正是中國女排以昂揚的斗志在世界排壇上連連奪冠,取得輝煌戰果的時期。汪海雖然不是球迷,但凡是中國女排出戰的世界大賽,汪海必看。當汪海看到中國女排姑娘們腳上穿的竟然是日本“美津濃”運動鞋時,他頓覺一股刻骨銘心的內疚涌上心頭。汪海感到這是中國“鞋匠”的恥辱,咱中國人站著不比外國人矮,躺著不比外國人短,他們能做到的我們為什么做不到?!
    在一次廠領導班子會議上,汪海將自己憋了一肚子的話統統倒了出來:“女排姑娘們奮力拼搏,給咱中國人爭臉,卻要穿人家日本人的運動鞋。這說明啥,說明咱們無能!我就不信,他們能做到的,咱中國人就做不到;我就不信,我們堂堂中華民族有幾千年的鞋文化歷史,如今倒不會做鞋了!我們雙星人一定要創造自己的名牌!”從這一天起,汪海就暗下決心,將復興民族鞋業的責任攬在了自己身上。
    汪海打響的第一槍,就是要用100天時間建一座高檔運動鞋分廠,向國慶節獻禮。1984年9月28日運動鞋分廠提前建成投產,他們首先研制成功了高級專業排球運動鞋,并且還專門為中國女排特制了一批紅色排球鞋,以表達職工們的敬仰之情。
    深秋季節,汪海喜滋滋地背上鞋,代表“雙星人”進京向女排贈送禮物來了。這位山東大漢熱心地背著鞋來到女排駐地,還一雙雙地擺出來,邊擺邊念念有詞:“這是鐵榔頭郎平的,這是二傳手孫晉芳的,這是梁艷的,這是……放心吧,我們全是按照她們腳的尺碼特意制作的。”女排管接待的同志微笑著望著這一幕,頗有意味地婉言謝絕道:“感謝你們對女排的支持。但是國家體委有明文規定,不準任何單位和個人向中國女排贈送任何禮物,更不允許做廣告性的宣傳。”汪海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了,他雙眼習慣性地一瞇,說道:“我們‘雙星’的鞋在市場上不是賣不出去,而是我這個鞋匠看著女排穿外國鞋奪冠軍心里難受,我們全廠職工心里都難受,你知道嗎?為了趕制這些鞋,我們的工人整整苦干了100天啊……”他的真誠感動了女排,她們破天荒地接受了雙星人的一片心意。鄧若曾、胡進、郎平等人趕來高興地和汪海握手并與他一起合影留念。中國女排的姑娘們終于穿上了雙星鞋馳騁疆場,還特意委托袁偉民專程到“雙星”贈送簽名排球。
    繼排球鞋后,汪海又上了足球訓練鞋生產線。這兩種運動鞋都先后成為企業的拳頭產品,榮獲國家銀牌獎。不到兩年時間,“雙星”運動鞋以其質優、價廉暢銷國內市場。全國16支甲級女子排球隊都將“雙星”排球鞋確定為專業用鞋。
    品牌的核心是質量,而質量是企業之本。汪海常說:“企業什么都可以改革,惟有質量第一不能改革。”在“雙星”發展躍入快車道以后,汪海經常告戒員工:愈是名牌愈要重視質量,愈是名牌愈要提高質量。
    1990年初,“雙星”收到幾封顧客來信,反映“雙星”集團銷售勢頭正勁的新產品老年健身鞋有小毛病,問能否退換。其實,這批鞋的問題出在設備上,而鞋的材料和堅固程度都比較可靠,不影響穿用。產品質量是企業的生命,售后服務同樣關系到企業的生命。汪海立即下令封存尚未出廠的鞋,停下生產線全面檢修設備,從全國各地的批發零售企業撤下尚未出售的老年健身鞋。同時,在報紙和電視臺打廣告,向消費者致歉,請購買這一批老年健身鞋的顧客到“雙星”專賣店或當地營銷公司退換商品。
    出于同樣目的,1997年12月30日汪海將價值10萬元稍有質量問題的產品付之一炬。汪海對在場的上千“雙星人”說:“我們十年拼搏創下‘雙星’名牌,靠的就是過硬的產品質量;放松了質量,不合格的鞋就會幾十倍、幾百倍地泛濫膨脹,到那時我們十年輝煌就會毀于一旦。”
    然而,高質量的產品,如果無人知曉,就很難成為市場中的名牌。因此,汪海不僅在國內,而且在國外利用各種方式宣傳自己的產品。1992年夏,汪海在美國紐約舉行新聞發布會。會上,紐約《美東時報》資深記者威廉·查理提問:“汪海先生,你是大名鼎鼎的中國鞋王,都說‘雙星’鞋品質一流,超凡脫俗,那么,我冒昧地問一句,閣下腳上穿的可是雙星鞋?”威廉·查理早已注意到汪海腳上那雙漂亮的皮鞋,以他的眼光那應該是歐美貨。他來這么一手,就是想看看汪海的笑話,挫一下汪海的銳氣。
    汪海笑了,回答道:“我十分感謝剛才這位記者的提問,是他給我提供了一個宣傳‘雙星’產品的好機會,我知道在公眾場合脫鞋是很不文明的行為,但是……”他彎腰脫鞋,手舉皮鞋高聲說道:“看到了嗎?CHINA DOUBLESTAR,地地道道的中國‘雙星’鞋。不瞞諸位,我一年四季都穿‘雙星’鞋,我們的兩萬多名‘雙星人’也都穿‘雙星’鞋,我們就是要腳踏‘雙星’,走遍世界。”霎時間,鎂光燈頻頻閃爍。
    第二天,汪海面帶微笑、手舉皮鞋的照片刊登在美國許多報刊的顯要位置。美國新聞界評論:“在我們的記憶里,社會主義國家的共產黨人在美國公眾面前脫鞋的只有兩位。一位是赫魯曉夫在紐約的聯合國總部發火,他脫下自己的皮鞋敲桌子,以顯示其世界超級大國的威力;再就是眼前的‘中國鞋王’汪海了,這位一直站在國有企業改革前沿的中國人,微笑著用自己的產品挑戰美國市場,這才是真正的厲害!”
    汪海不僅善于利用國內外新聞媒體,而且運用模特表演,讓雙星馳名國際市場。1992年9月13日,位于德國西部的杜塞爾多夫市,在一片蒙蒙秋雨中拉開了第124屆國際鞋業博覽會的帷幕。此次國際鞋業博覽會,有52個國家和地區的1400余家公司參加。這是世界鞋業最大的盛會,“雙星”依然是惟一參展的中國大陸企業。
    開館的第一天清晨,8位中國“雙星”姑娘身穿中國旗袍,披著標有“CHINA DOUBLESTAR”的綬帶,亭亭玉立,她們分別站在四個入館的大門旁,將印有多種文字的邀請書送到進館的客戶手中,歡迎他們到“雙星”展位觀摩中國鞋文化表演,并且參加“雙星”幸運抽獎。
    一時間,整個博覽會掀起了一股中國熱。不同國籍的鞋商們爭相涌向“雙星”展廳。“雙星”在一個12米長、3米寬的空地上搭了個小舞臺,東方情調的音樂不絕于耳,8位身著華貴旗袍的模特兒氣質高雅地款款而行,向人們展示著腳上各式各樣中國“雙星”設計的高跟皮鞋。這些美麗的東方女性不是從哪里請來的演員、模特兒,全是“雙星”開發部的技術人員。
    整個博覽會期間,汪海和“雙星”成了頭號新聞熱點,許多電視新聞記者扛著攝像機前來采訪錄像。這次博覽會“雙星”一下子收到200多萬雙的訂單,其中歐洲客戶占80%,還有少部分中東客戶,甚至連世界著名的彪馬、皮爾·卡丹這樣的大客戶也當場和他們簽訂了供貨合同。
    隨著“雙星”品牌的日益做大,汪海的名氣也漂洋過海,引起國外鞋業的注意。有的跨國公司老板甚至開出“天價”請他出山。東南亞、韓國的一些鞋商更是屈尊貴體,親自到青島請汪海為他們支撐門戶。
    一天,一份來自美國的傳真放在了汪海的案頭。那是美國中興公司老板艾倫發出的,他熱情邀請汪海出任他公司的總經理,認為汪海完全有能力把“中興”做成美國的第二家耐克。
    不久,艾倫又發來一份傳真。這次艾倫拿出了美國人慣用的殺手锏——美元。艾倫表示,只要汪海答應出任中興公司的總經理,可以送給汪海中興公司30%的股份,并且年薪不低于50000美元。對于當時月薪僅有360元人民幣的汪海來說,50000美元是個天文數字,更不用說還有30%的股份。
    汪海看出這位美國人是認真的,明白自己再不說話恐有損中國禮儀之邦的形象,遂款款回言:“艾倫先生,承蒙錯愛。我汪海是一位中國人,一位中國普普通通的鞋匠。中國有我的親人和事業,相比之下這里更適合我,我要在有生之年為我的祖國盡力做些事情……”一顆拳拳愛國之心,躍然紙上。
    汪海不離開自己的祖國,不僅美國他不去,而且任何國家他都不去。他表示:“我汪海發誓從此給共產黨打一輩子工,做一個中國鞋匠,將‘雙星’打造成純中國血統的世界知名品牌!”
    縱觀世界知名名牌,有一個發展規律,即當它成長到一個階段,就要向相關行業或領域進行拓展,形成“以母體為依托,多元化經營發展,共同做大做強”的局面,“雙星”品牌的發展也經歷了這樣的階段。用汪海的話說,就是給汽車做“鞋”——向輪胎行業進軍。
    按說,制鞋業與輪胎制造是兩個不同的行業,可身兼中國橡膠協會副理事長的汪海,對中國輪胎制造一點也不陌生,他上學時學的就是橡膠專業。20世紀90年代中期,汪海就從中國乃至世界范圍內汽車行業的發展趨勢中,看到了輪胎制造業廣闊的發展空間。他預見,隨著高速公路的成倍延伸,汽車的需求將進一步增大,中國將是一個大的輪胎市場。況且,當時國內輪胎產業檔次低、名牌少,“雙星若能躋身輪胎業,在技術上領先一步,憑著“雙星”在橡膠業的這塊牌子和雄厚實力,完全可以后來居上。”汪海不止一次這樣想。
    常言道,機遇往往垂青那些時刻有準備的人。就在汪海四處尋找“新的利潤增長點”時,在青島市證券交易中心“上柜”交易的“華青股份”進入汪海的視野。
    根據國發辦(1998)10號文件和中國證監會“關于清理整頓場外非法股票交易”的文件規定,自1998年10月起,華青股份被停牌。股票停止上柜交易對華青股份而言,無疑是致命一擊。但中國證監會的文件給上柜交易的企業留了一條生路,允許行業相同或相近的上市公司吸收合并有發展前景的掛牌公司。
    華青股份在青島證券中心停牌后千方百計尋找上市公司的吸收合并。在“華青”人的心目中,由“雙星”來兼并“華青”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而“雙星”也需要借“華青”這只小“船”,實現自己進軍輪胎制造業的戰略目標。雙方經過幾輪談判,幾乎沒有討價還價就達成了協議。2001年6月6日,中國證監會正式發文,同意雙方按照1:1換股吸收方案。
    經過短短幾年的發展,雙星輪胎總公司由一個粗放型、鄉鎮作坊式的小廠,迅速成長為中國輪胎行業的骨干企業,目前已具備年產值30億元的規模,整體實力排名中國輪胎行業前5位,世界第28位,并在2004年被評為中國名牌。
    但是,“雙星”吸收合并“華青”只是汪海進軍輪胎業的第一步。2005年3月18日,雙星集團托管東風輪胎合作協議在武漢正式簽訂。與此同時,“雙星托管東風、東風重振雄風”恢復生產誓師大會也在東風輪胎所在地——湖北省十堰市隆重舉行。這標志著汪海民族品牌戰略的又一重大發展。
    東風輪胎是由原化工部于1969年投入巨資組建的國家輪胎骨干企業,年生產能力曾接近300萬套,曾被譽為中國輪胎業“四大家族”之一。1993年,東風輪胎集團與馬來西亞金獅集團合資,組建東風金獅輪胎有限公司。金獅集團注資2.8億元,持有東風輪胎55%股份,此舉一舉使得該企業成為湖北省最大的外方控股合資企業。然而合資也未能扭轉東風輪胎走下坡路的命運,終因其資金、管理、市場等諸多原因,企業舉步維艱,未能擺脫困境。2004年5月起,這個一度輝煌的企業陷于全面停產的境地,“雙星”托管東風輪胎協議的簽訂使“沉睡”的東風輪胎開始蘇醒。
    汪海在“雙星托管東風、東風重振雄風”恢復生產誓師大會上作了長達3個小時的動員講話,先后獲得了47次熱烈掌聲。他最后表示:“雙星重組東風,東風重振雄風”這個目標一定能夠實現,“新一代的雙星人創中國輪胎業的民族品牌”這個志向一定能夠實現!
    目前,雙星東風輪胎公司,已步入正常發展軌道,與美國、伊朗、德國、日本、俄羅斯、新加坡等10多家國際經銷商建立了輪胎出口合作關系。在國內市場,現已形成了近100家國內代理商,建立起了具有良好市場發展潛力的市場網絡,成為東風汽車公司、北汽等國內10多家著名汽車生產廠家的配套合作伙伴。
    在中國,一些成功的企業家往往懷有一種“當官”情結。綜觀汪海的人生軌跡,他從來沒有離開過“雙星”企業。是否可以說是個例外?
    當記者把這個問題擺在汪海面前時,他笑了笑。“說實話,你說我一點進官場的野心也沒有過,那是不對的。”“因為官場地位高,這是自然的,不要回避這種現實。”汪海坦率地說,自己年輕時也曾經從“將軍夢”中不時醒來,企盼著走另一條路:官場。
    但是,問題在于當官為什么?是為了自己撈一把,還是為強國富民實現自己的政治理想?汪海回答:“我敢肯定,我上任青島老百姓能得到很多好處,因為我要干實事,我不可能當一個為自己撈的市長。”
    汪海說這話時,是1988年。這時候正逢青島市政府改選,傳說47歲的汪海會當主管工業的副市長。市委書記劉鵬支持他。當時,山東省委書記是與汪海家鄉相距僅10公里的老鄉,與汪海的大哥還是戰友,汪海完全可以找他幫忙,但是汪海不屑于這樣做。他認為,當官要憑業績。他任橡膠九廠黨委書記以來,九廠的改革成就和巨大發展是青島市上上下下有目共睹的。1988年他被評為首屆全國優秀企業家,走進中南海,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會見,這在青島市是首屈一指。因此他對自己的當選充滿信心,并準備大干一場。沒料到,上級不同意,理由是:有人民來信。劉鵬書記安慰汪海說:“下屆吧!”
    汪海回廠以后立即召開全體管理干部會議,情緒激昂地向大家保證:
    “你們不要再議論汪海到哪兒當官了,汪海決定走市場不走官場,以后當職業企業家!”
    但是后來一直還是有人提議汪海去山東省當工會副主席;成立威海市時,上級點名叫汪海到威海市當一把手。對這些,汪海再也沒有往日的激情。他說:“走官場我總感到事事受阻不順心;可是到了市場我就精神振奮,市場是我的路。”
    從此,汪海徹底斷絕了“走官場”的念頭,一心一意帶著他的數萬員工“走市場”。他腳穿“雙星”鞋,從海南島到烏蘇里江,從天山腳下到東海之濱,走出了一條國有企業市場成功之路;他飛越太平洋,奔走東南亞,往來歐洲大陸,在國外開拓進取,創出了中國人自己的民族名牌。如今的“雙星”,從一個瀕臨倒閉的鞋廠發展成為鞋業、輪胎、服裝、機械、熱電五大支柱產業和包括印刷、繡品及三產配套在內的八大行業的綜合性特大型企業集團,產品遠銷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員工由兩千多人發展為五萬人,固定資產由不到1000萬元增長到60個億元,年銷售收入由3000萬元增至100億元,出口創匯由175萬美元增至2億美元,上繳利稅總額達30多億元。
    中國企聯名譽會長袁寶華在2004年人民大會堂舉辦的“雙星進入市場20周年研討座談會”上說:“聽了‘雙星’20年巨變匯報之后,一個很重要的感覺就是,國有企業是可以搞好的。雙星的經驗充分說明企業在市場經濟浪潮中不進則退,企業領導人、企業經營者、企業家要敢為天下先,像汪海那樣敢于吃螃蟹,不斷創新,這樣才能將企業做大做久。”
    “敢為天下先”是汪海的座右銘,也是汪海創業史的真實寫照。回顧30年的創業歷程,正是在汪海“敢為天下先”精神的指引下,“雙星”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國內到國外,成為中國人自己創造的民族品牌。但是,敢為天下先要承擔很大的風險。比如,汪海第一次召開記者招待會就被人連夜告到市紀委。然而汪海并沒有被風險所嚇到,更沒有成為風險的犧牲品,相反,他把風險化為機遇和成功的階梯,率領“雙星人”,把“雙星”品牌不斷做強做大。
    汪海之所以敢為天下先,當然與上級領導的支持和保護密切相關,但更重要的是汪海本人的理念和素質。首先是民族精神。他常說:民族精神就是具有強烈的民族責任感和自信心,它是民族尊嚴的標志,是民族進步的靈魂。雙星作為一個競爭性極強、國外品牌沖擊最早的國有制鞋企業之所以能這樣長盛不衰,并發展到今天,靠的就是商戰中不能沒有精神,不能不要精神,這個精神就是民族精神。汪海讓中國女排穿上中國鞋、拒絕國外同行的高薪聘請等等,都表現了汪海強烈的民族精神。其次,企業家的品質。汪海根據自己的經歷和思考,將企業家的品質概括為八個特征:政治家敏銳的頭腦;哲學家的思想;軍事家統領全局的謀略;詩人的浪漫風情;實干家鍥而不舍的苦干精神;外交家的翩翩風度;鼓動家的激情和演說才干;冒險家的膽識與創新勇氣。第三,實事求是的作風。汪海曾說:“正是因為我們遵循了實事求是的原則,才在20多年的時間里戰勝了各種風險,真正創出了中國人自己的品牌。”第四,嚴謹的生活態度。在中國,一個改革者要倒下去,說容易也容易,說不容易也不容易。汪海說:“有兩條我認為非常重要,處理不妥,你自己就先把自己打倒了:一條是你作為企業家,能否抵抗得住金錢的誘惑;一條是與女人的交往要特別注意分寸。也就是,別裝錯了兜,別上錯了床。而恰恰在這兩個方面,任何人都抓不住我的把柄。”
    汪海簡歷
        汪海,1941年生于山東省微山縣。1965年隨中國人民解放軍抗美援越,時任副指導員。1971年轉業至青島,任青島橡膠九廠黨委書記兼廠長。1992年,雙星集團成立,任黨委書記兼總裁至今。汪海連續五屆當選全國膠鞋協會理事長,同時兼任橡膠協會副理事長、中國皮革協會副理事長等社會職務。
      從1959年起,汪海先后獲得全國優秀共青團員、全國優秀經營管理者、“五一”勞動獎章、全國勞動模范、首屆全國優秀企業家、國家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管理專家、全國十大扶貧狀元、中華十大管理英才、十大化工風云人物等上百個榮譽稱號,繼93年被載入"世界五千偉人錄"、95年被評為"世界風云人物"后,又先后獲得"國際優秀企業家貢獻獎"和"世界杰出人士"稱號,并成為大型文獻紀錄片《共和國外交風云錄》中唯一入選的中國外交企業家。汪海總裁企業家身價高達321.42億元。2002年,獲“全國質量管理先進工作者”;2003年,被評為"首屆中國石油化學工業風云人物";2004年,獲"中國服飾業最有影響力企業家"、"中國經濟十大新聞人物"、"最受關注企業家"等榮譽稱號;2005年,獲“全國企業信息化工作優秀領導人”、“中國企業社會責任十大杰出人物”等榮譽稱號;2006年,榮獲“中國25大功勛品牌人物”、“全國企業自主創新十大杰出人物”等榮譽稱號;2007年榮獲“中國功勛企業家”榮譽稱號。
     
     
    汪海語錄
     
    1、市場是企業的根 管理是企業的本 文化是企業的魂文化理論的管理是最頂尖的管理。
    2、市場是企業發展的動力和源泉。
    3、跟著市場走 圍著市場轉 隨著市場變
    4、用戶是上帝 市場奪金牌 。
    5、只有疲軟的產品 ,沒有疲軟的市場。
    6、產品+感情=市場
    7、全員轉向市場 全員參與競爭
    8、琳瑯滿目的市場  就是硝煙彌漫的戰場。
    9、市場中的企業家  就是戰場上的將軍
    10、市場是永不停息的戰場 。
    11、市場理論不更新, 企業不會再發展。
    12、下海進市場 ,上山爭市場, 出海闖市場 ,品牌運作搶市場。
    13、瞄準市場定位, 瞄準品種變化, 瞄準競爭對手。
    14、市場是企業的最高領導, 市場是檢驗企業一切工作的標準。
    15、市場是檢驗企業的最好天平。
    16、名牌是市場經濟中的“原子彈”。
    17、名牌是“雙星”員工的“金飯碗” 。
    18、創名牌就是最好的愛國。
    19、創世界名牌, 為國家爭光 ,為民族爭氣 ,為企業增輝。

    20、沒有名牌的企業, 是沒有希望的企業
    21、沒有理論、沒有思想的骨干隊伍  是沒有希望的隊伍 。
    22、沒有理論、沒有思想的企業  是沒有希望的企業 。
    23、創名牌難 保名牌難, 發展壯大名牌難上加難 。
    24、名牌在我心中, 質量在我手中 。
    25、名牌為我增光, 我為名牌增輝。

    26、企業什么都可以改革, 惟有質量第一不能改革
    27、質量等于人品, 質量等于道德, 質量等于良心。
    28、愈是名牌愈要重視質量, 愈是名牌愈要提高質量。
    29、以質量保名牌, 用名牌創效益。
    30、用智慧去經營 用商標覆蓋市場。
    31、用做人的標準對待名牌, 用自己的良心做好名牌 。
    32、用自己的道德認識名牌
    用優秀的素質創出名牌,用過硬的素質去干名牌,用堅強的素質去保名牌。

    33、崗位是市場, 競爭在機臺, 全員都創新 ,人人出成果。
    34、產品的開發是首位的,產品的宣傳是必須的,產品的銷售是關鍵的 。
    35、產品開發+廣告宣傳+經營推銷=市場成功。
     

      

    相關鏈接

    ·周厚健--海信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黨委委員
    ·沈文榮--江蘇沙鋼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總裁、黨委書記
    ·季克良--中國貴州茅臺酒長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副書記、董事長、總工程師
    ·譚旭光--濰柴動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CEO)
    ·宋志平--中國建筑材料集團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
    ·張瑞敏--海爾集團首席執行官(CEO)
    ·宗慶后--杭州哇哈哈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
    ·鄒節明--桂林三金集團股份公司總裁、黨委書記、集團研究所總工程師
    ·師春生--天津金耀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黨委書記
     
     

    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 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紫竹院南路17號 郵編:100048
    京ICP證 050088號

    在线播放国产精品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