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企業聯合會 中國企業家協會    
       
     
    展現信息員風采 提高企業形象
    企業新聞 | 管理創新 | 文化建設 | 創業歷程 | 信息員風采 | 熱門文章 | 信息員名錄 | 信息員排行 | 首頁
    當前位置: 中企聯合網>>企業信息員>>管理創新

    境外產業園區面臨的挑戰與建議

    特約通訊員 董志敏 王協忠

        境外產業園區建設對于加快“ 一帶一路”沿線發展中國家的工業化進程,提升東道國經濟發展水平,改善民生有重要意義。通過共建產業園區,異地建園、合作共建、管理輸出等方式,有效連接國內產能、技術、人才和管理優勢與東道國的勞動力、資源和市場優勢,能夠為雙方發揮比較優勢創造更大空間。同時,可以把我國的工業生產能力與當地的資源和市場優勢相結合,推動要素和產業集聚,加快構建東道國產業體系,將我國和沿線國家的優勢資源相結合,有利于發揮比較優勢,促進生產要素在全球的合理流動,推動資源要素跨國高效配置,實現多國市場深度融合。雖然“ 一帶一路”倡議受到了大多數沿線國家的歡迎和支持,但在推動產業園區建設時,仍面臨著多方面挑戰:
      一是合作機制尚不健全。由于“ 一帶一路” 沿線國家的政治體制、發展水平、發展模式各不相同,目前尚沒有在境外產業園區建設中形成普遍適用的合作機制。在招商引資過程中,需要深入了解東道國在勞工、企業注冊、市場準入、合同執行以及稅收等方面的法律規定,為國內企業爭取一定的優惠政策。加上境外園區建設較國內更為復雜,由于合作機制尚不完善,部分國家的園區建設進程受到一定制約。切實推動“ 一帶一路”沿線園區加快發展,仍需要不斷探索并逐步完善與不同類型國家的合作機制。
      二是政治環境錯綜復雜。一方面,歐美大國在相關地區的博弈帶來一定的地緣政治風險。“一帶一路”從東南亞經中東延伸到北非,是大國博弈的焦點,地緣政治風險較為突出。遠的如兩伊戰爭、海灣戰爭,近的如“ 伊斯蘭國”問題、敘利亞問題,背后都有大國博弈的身影。地緣政治風險對產業園區的規劃建設、招商引資以及穩定運行都會帶來挑戰。另一方面,部分國家政權更迭可能帶來一定風險。近年來,受民粹主義思潮影響,部分國家的不同階層和族群之間對立情緒嚴重,選舉造成的政權更迭可能導致政局不穩。這在部分東南亞、南亞國家表現得較為突出,相關國家政局不穩定、政權更迭時有發生,導致其缺乏明確的長期發展規劃,給產業發展與國際投資帶來較大不確定性。考慮到產業園區發展對各方合作的要求比基礎設施建設更高,園區受到政權更迭的影響不容忽視。
      三是安全形勢嚴峻。 “ 一帶一路”沿線的很多區域存在武裝沖突的風險,部分國家“ 三股勢力”活躍,局勢仍不穩定,甚至仍有一些地方存在軍事沖突,影響市場主體參與積極性,局部軍事沖突也可能對周邊國家的穩定產生影響。在安全領域的問題中,恐怖主義、分離主義和極端主義是危害最大的“三股勢力”的威脅主要體現在兩方面: 一是直接對園區重大項目構成威脅,增加運營成本和安保支出。據稱,部分海外投資企業10%以上的成本來自安保。二是對投資者構成心理威懾,影響投資者的信心。此外,歐亞大陸是矛盾沖突的多發區,國家間的歷史恩怨多,部分國家之間還存在領土、領海爭端。這些矛盾在一定程度上會給“一帶一路”項目的落地帶來困難。
      四是金融風險較大。經濟金融風險主要體現在“經濟政策風險、匯率波動風險、項目融資風險”三個方面:部分國家經濟政策頻繁變動對產業園區建設勢必造成影響。尤其是經濟政策風險在市場準入、投資審批等方面的政策變化可能對在沿線國家投資產生重大影響。其次匯率波動風險,貨幣政策陸續轉向。尤其是美聯儲進入加息周期可能對一些新興經濟體匯率產生沖擊。匯率波動可能對在相關國家的產業投資回報產生較大影響,生產經營風險也隨之上升。另外是項目融資風險。“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主要是發展水平較低的新興市場國家,這些國家原本就缺乏充足的投資資金,加上私人部門與境外主體出資有限。資金來源的不確定性已成為“一帶一路”倡議發展的阻礙,單一的投融資模式也難以滿足項目建設的需要。
      為此,對推動境外園區建設,科學構思園區建設模式,把園區打造成有活力、可持續的合作典范,提出以下建議。
      一、遵循互利共贏的思路推進園區的快速發展。按照“ 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則,遵循互利共贏的思路,既考慮國內企業開展產能合作的需要,又充分考慮東道國的發展訴求。在推動產業發展時,照顧相關國家的基本國情、發展規劃與戰略目標、產業發展與區域布局,通過促進相關國家要素集聚和產業集聚,真正服務于相關國家的工業化進程。在選擇合作對象時,綜合考慮雙邊戰略伙伴關系、政治互信與貿易投資發展情況,以及相關國家的地緣政治關系、政治局勢、經濟與產業發展、基礎設施、市場需求的現狀和前景,優先選擇與我國經貿往來密切、雙邊關系良好的國家拓展業務。在重點合作領域選擇上,要充分考慮東道國的要素稟賦和產業基礎,選擇東道國具有比較優勢、區位優勢和市場優勢的行業切入。
      二、構建全球治理多邊合作開放包容的大框架。在我國積極參與全球治理的大框架下,要秉承“ 多邊合作、開放包容” 的理念,與不同的國際組織、來自不同國家和不同領域的企業開展合作。一方面,可以利用現有多邊合作平臺,推進與相關國家的合作。在我國與“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交往中,力爭把產業園區建設納入APEC、中國-東盟自貿區、金磚國家合作機制等多邊合作框架之中。另一方面,在開展海外業務時,可以更多地與其他國家的企業合作,共擔風險,共享收益。可以與來自東道國以及其他國家的跨國公司合作開展業務,既把風險分散到不同企業,又利用來自不同國家企業的影響力把風險控制在最小。還能發揮其他企業在資源獲取、市場營銷、資金融通等方面的優勢,實現共同發展。
      三、拓展市場形成多種要素共同支撐的新格局。充分發揮國內企業在人才、資金、科技等方面的優勢,強化市場拓展能力,形成“ 多種要素,共同支撐”的格局。一是要加快培育一批國際化人才。國內企業要建立國際化人才培養機制,在人才選拔、人才引進、人才培訓、人才使用、人才評價等方面形成完善的機制。通過內部選拔和外部招聘兩種方式,建立公司的國際化人才隊伍。二是要合理運用多種金融工具。在拓展海外業務時,要合理運用期貨、現貨等多種交易工具,以金融業務促進海外投資和貿易發展,發揮協同效應,發揮好各種金融工具的融資功能和避險功能。三是充分發揮科技在海外業務中的支撐作用。要充分發揮國內企業的技術優勢,在相關國家申請和積累專利。同時結合海外業務的特點,加強相關領域的研發工作。
      四、發揮優勢推動產業鏈上下游企業抱團出海。充分發揮我國在園區規劃、建設、運營等領域經驗豐富、企業實力強、產業鏈條完整的優勢,實施“ 多元主體,抱團出海” 的戰略,推動企業之間緊密配合,形成有機整體,實現1 + 1 > 2的協同效應。一方面,要推動產業鏈上下游企業抱團。上游原材料供應、中游生產與建設、下游分銷企業要抱團形成全產業鏈相互配合的團隊,在東道國形成產業集群效應。避免單個企業獨立嵌入國外產業鏈的特定環節導致缺乏上下游配套的情況出現。另一方面,要與海外投資生態圈中的企業抱團。要跨越制造業單一環節,在上中下游有機結合的同時,與金融、會計、法律、咨詢等行業之間形成有機整合,形成生態圈。通過建立“ 金融+產業+服務”模式,破解海外園區發展面臨的各種困難與風險。
      五、強化安全經營防范風險的意識和應對能力。努力規避政治、安全、經濟、金融等各方面風險,提升境外企業、國際業務領域的風險識別、風險預警、風險應對能力。一是要把控宏觀風險。按照業務開展的需要進行國別研究,對相關國家的宏觀風險進行全面分析。重點研究經濟基本面、債務、匯率、法律制度、選舉等方面的風險。二是做好前期調研。派出具有國際視野、海外經驗豐富的精干團隊,對相關國家的合同簽訂、人員雇傭、投資許可、工程施工、稅收繳納等方面的情況進行全面調研。三是做好市場分析。對影響項目投資回報和經濟收益的各種經濟、金融因素進行梳理,研判其變動趨勢及對項目推進的影響。四是防范安全風險。把安全風險擺在重要的位置,切實加強安全保障能力,針對可能出現的安全事故制訂應急預案。

        2020年07月15日    供 稿
     
    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 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紫竹院南路17號 郵編:100048
    TEL:(010)68701153 68701159 68701142
    在线播放国产精品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