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企業聯合會 中國企業家協會    
       
     
    展現信息員風采 提高企業形象
    企業新聞 | 管理創新 | 文化建設 | 創業歷程 | 信息員風采 | 熱門文章 | 信息員名錄 | 信息員排行 | 首頁
    當前位置: 中企聯合網>>企業信息員>>管理創新

    疫情余溫下編制“十四•五”規劃的底線思維

    特約通訊員 董志敏 王協忠

      當前,新冠疫情余溫仍在變動,可能要持續到今后的三至五年內。在變化過程中,企業如何“保穩定、求發展”?如何能夠在世界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仍然保持一定的增長極。這是我們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第一,編制“十四•五”規劃 ,不能低估這次疫情的影響。需要做好世界經濟蕭條的準備。現在IMF不斷地下調自己的預期,再過兩三年可能是低增長、可能是1%的增長,發達國家仍然是0增長,發展中國家可能是1%——2%的增長,和過去比,都是蕭條的狀態。“十四•五”期間,在世界經濟不景氣的背景下,企業怎么做的更好,怎么繼續發展,在外貿、外資等都受到影響的情況下,我們應當充分發揮挖掘大市場的潛力,充分發揮我國企業比較完整的產業體系,形成良性的自我循環。這就是“保穩定,求發展”的底線思維。“十四•五”規劃不必追求高增長,但必須要追求保持好各種平衡關系,供給與需求、產業之間、金融和實體、區域之間等,保持一個比較平衡的關系,企業就可以持續發展。所以,制定規劃,要以平衡為重點,一方面提高質量,一方面要有速度,在世界不平衡的狀況下保持一定平衡。
      第二,疫情之后世界產業鏈如何調整的問題。美國政府官員要美國企業撤回,特朗普在講話中說:“我們不能再這樣依靠中國了,我們要有獨立的產業體系,美國要再次偉大就要再次建立起獨立的產業體系”,美國白宮經濟濟顧問委員會主席庫德洛說補貼美國企業回本國,聲稱全部計入免稅的費用,資本支出等都可以免稅。日本也提出,要幫助補貼日本企業的分散化。它不是說要撒離中國,它指的是過去太集中,要分散化,一些生產合力要轉移到其他國家去。現在企業界也都看到這個問題,供給鏈不能太長,面對緊急情況要運都運不過來,又不能太遠。企業也意識到供給鏈會斷,稱之為“雙鏈管理”至少有兩家供應商才有保證。當企業界意識到這個問題,產業鏈會發生調整,而調整是一個漸進的過程,這是今后五年甚至十年發生的情況,“十四•五”規劃應當充分考慮到這些問題。    
      這樣的產業鏈轉移需要澄清幾件事。關于“去中國化”的這種說法,需要澄清的是,不必太悲觀,不必把這個作為完全排斥中國的趨勢。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產業鏈調整的問題。一是“去中國化”強調不要依靠中國的出口,并不是說所有企業都要遷出中國,企業也不會這樣選擇,中國有市場,中國有比較好的基礎設施條件。二是“去中國化”也不是不允許中國企業到其他地方投資,現在出于政治目的、出于打壓中國的目的,部分西方國家采取了很多措施,在審查中國的投資等一些領域以國家安全為理由拒絕中國的投資,拒絕中國加人他們的產業鏈。但是,很多產業,各國仍然歡迎中國企業投資創造就業。不能說中國企業不能出去了,也不是說他們的企業都要撤出中國。未來長期發展趨勢來看,也許將來中國做得好,中國繼續增長,各方面條件進一步改善,投資環境進一步優化,可能會有更多外國企業要到中國來,有些企業要做中國的生意就得到中國來,所以不否定我國今后可以吸引更多的外資,同時這要求我們做得更好。
      在“十四•五”期間和今后的很長時間里,進一步優化投資環境、進一步改善基礎設施條件,進一步通過網絡基礎設施等來提供其他國家提供不了的好的投資環境、投資條件,會吸引更多企業來中國。但與此同時,也要面對全球產業鏈的調整,這是“十四•五”的一個重要的問題。初步分析,今后可能會出現產業鏈“板塊化”的新格局,仍然是全球化,但全球會區域化。世界三大板塊:美洲一塊,歐洲北非一塊,亞洲亞太一塊。從時區來講,三大時區形成三大板塊,這三大板塊相對自成體系,形成比較完整的體系。這當中有市場,美洲是美加大市場,歐洲是歐洲大市場,亞洲是中日韓大市場。從要素來講,美洲有高科技,南美板塊又有一些低端勞動力,美洲是南美,歐洲是中歐北非,亞洲是中國內陸和東南亞國家仍然有相對便宜的勞動力,成本能夠控制。產業鏈的物流相對比較短,調整起來比較容易。
      在每個板塊中,產業相對完整。上文提到的“雙鏈管理”,即兩個供應鏈管理,也許一個供應鏈仍然采購中國貨,性價比高。但不否認,在離它比較近的地方,有第二個供應鏈。對中國亦如此。中國既要采購美國的產品,如果美國不供貨了,我國要有其他來源。這是一個大致的趨勢。
      面對這樣的情況,我國應該怎么做? 第一,要自主研發,加大補短板。如果有一個供應鏈是在國內,有一個供應鏈在國外甚至遠一點的地區,相對來講,這就是一個完整的體系。如果能實現“雙鏈管理”,那產業鏈安全就會更有保障。因此,怎么補短板,怎么加強科學研究、技術研究,能形成更加獨立的、完整的產業體系,是需要思考的問題,以保證自己的產業鏈安全。
      第二,美國主張“去中國化”,其實中國“補短板”,某種意義上,是“去美國化”,我國也要保證產業鏈安全。美國要跟中國脫鉤,一定程度上,我國無法避免,就必須更多地自主研發、更多地補齊短板。與此同時,仍要吸引外資,短期內,“補短板”在很大程度上是吸引外資到中國來,成為產業鏈組成的一部分。不是說中國企業做所有事情,依然要吸引國際企業到中國來做各種事情。這些都是我國發展規劃的一部分,要求進一步改善投資環境,加大改革開放的力度,加大建立更好的營商環境,使基礎設施環境更好,來吸引全世界的企業更多地到中國來,吸引更多的人才到中國來,包括吸引更多的華裔回國;為中國的發展做貢獻。
      “十四•五”期間,很大程度上要面對產業鏈的調整,需要隨著疫情的發展與更多的外部變化做更多的分析。要防止最壞的事情發生,即美國、歐洲田本等發達國家聯合起來跟我們硬脫鉤,甚至對我們封鎖。這就要求我們維護好國際關系,推進多邊主義全球化的發展,以避免最壞的情況發生,我國不想有“新冷戰”,更不希望有“熱戰”。
      第三,關于城市化。作為“十四•五”發展的一個重要支柱,我國要發展國內市場,國內本身形成一個好的循環,現在的發展階段就是城市化進一步深入的階段、這個階段城市化的特點就是城市群的形成,通過城市群的發展能夠推動整個城市化進程和中國經濟的發展。現在我國已經初步形成了一些城市群,在“十四•五”期間,國家的政策應該鼓勵這些城市群進一步發展,包括粵港澳大灣區、長三角城市群、京津冀,甚至以省會城市為核心的小一級別的城市群,都有大的發展潛力。城市群的一個好處是把一個區域內的大中小城市實現優勢互補,打破了過去所謂大城市、特大城市的局限。城鄉一體化發展潛力巨大,而且能夠解決很多瓶頸問題。最近深圳房價又起來了,如果大中小城市能夠協同發展,軌道交通能夠互聯互通,相當于周邊的中小城市甚至農村的土地、住房等都可以成為大城市的供給,很多瓶頸問題就能迎刃而解。縱觀世界各國的城市化的經驗,都是大城市群的形成,最終解決了城市發展的瓶頸。需要特別強調的是,城市群,現在需要投資,需要發展經濟,能不能將更多地投資用于城市群基礎設施,為下一階段發展奠定更好的基礎。

        2020年08月28日    供 稿
     
    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 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紫竹院南路17號 郵編:100048
    TEL:(010)68701153 68701159 68701142
    在线播放国产精品三级